616 思她所思(一更)(1 / 2)

娇华 糖水菠萝 2692 字 1个月前

扶上县时常会有兵马过境,但除却当初刚被宋致易的兵马入城侵占之外,已鲜少有这几日这般满城兵乱。

黎明升起的太阳从城外缓缓漫来,照着大地,城中东斜街小广场上又多了数十具尸体。

与之前不同的是,这数十具尸体,皆是坐镇营中的士兵。

暗杀者目前只找到三个,已变成尸体,赵监军令人将他们的头颅砍下,高悬城中,尸体则开膛剖腹,晾晒在地。

他们所执武器,二人为利斧,一人为大刀,皆颇具分量,寻常士兵甚至单手提不起来。

除却这三个暗杀者,在坐镇营卫府后衙通往大牢的院中,又寻到数具黑衣人尸体。

尸体身上半点可证明身份的东西都没有,但从身材和所带武器可判断,并非那些暗杀者同党。

不过赵监军听闻后,当即也是大手一挥,下令砍下脑袋,以同样方式处理,归为街上那些暗杀者。

没能将暗杀者全部找到,并且处死,于整个坐镇营的所有军官而言,这是被人拿着鞋底在脸上呼打。

以及,对上更不好交代。

渡安口驻守军队被季家一夜灭尽,勋平王震怒,连发七道军令,若扶上县的乱子被捅上去,恐怕他们这些副将郎将和监军校尉,皆要提头去见。

现在自上而下,整个扶上县早已陷入喧哗又寂静的诡异之中。

要么静,要么乍乱,而后又骤静。

菜市空置,商铺关门,客栈打烊,街上无人敢走动,除了兵马,以及……不得不走的人。

夏昭衣和沈冽需得尽早赶去临宁,同杜轩他们报平安,否则不知临宁那边会急成什么样。

以及,夏昭衣当初在游子庄和支离分开前曾说过,她至多比他们晚半个月回离岭。

但变故太多,她怕是做不到了。

这可能还是她第一次同支离失约。

现在,夏昭衣和沈冽告别柳河先生的风雅居所,带着负伤不轻的林中虎一并离开。

一起行动,目标太大,所以夏昭衣和沈冽今早商议时,一致提出,分开两路。

偷袭一队四五个人左右的巡守兵,对他们而言不算多难,放昏在地后,他们根据体型脱下来两件盔甲。

而后,夏昭衣先去城外等他们。

沈冽则带着林中虎,寻一个适当时机离城。

城外同样戒备森严,但较城中的噤若寒蝉要好一些,眼下农耕时节,所有当兵的皆知粮草可贵,所以不会和庄稼人过不去。

夏昭衣没有按照和沈冽的约定,先去东北那片湿地里的小树林中相等,她不太放心,所以出城后,便藏在城门附近,想亲眼看到沈冽出来,才好踏实。

时间行缓在走,她所藏身的树荫极其隐蔽,视野极佳,便在这样的角度下,她意外见到了一个熟人。

陶因鹤,当年随赵秥困守盘州佩封的那位副将。

夏昭衣见到他,的确是个意外,因为他身上穿着农人的朴素衣衫,并且特意将后背佝偻,委实难认。

陶因鹤并不是一个人,他在远处田野旁拉着一头老牛,身旁不时会有人经过,偶尔会有人停下同他说上一两句话。

他们那闲淡模样,像是单纯在聊庄稼收成。

眼下形势,夏昭衣不好去找他,以及,找到了也不知能说什么。

陶因鹤是郑国公府的人,宣延二十五年,郑国公脱离大乾,回去郑北,陶因鹤随天成营也一并远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