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北方烟云(四)(1 / 2)

斜阳如血,蹋顿和柯比能等人紧缩成一圈,混上上下满是血污,豆大的汗水和粗重无比的喘息都明了他们此时已是穷途末路的境地。

远处5里,吕布曹仁相视冷笑,他们还真不信蹋顿能在这近二十万的曹军手下跑了,所以也不急,反而是车轮战消耗乌桓鲜卑等人体力并缩包围圈。如今蹋顿等人手下能作战的兵力也剩下不到5万了,更别他们已经疲惫到了一定的地步。

吕布很快下令就地扎营,他相信这么下去不出3日乌桓异族就会不战而败,没有食物没有水源的情况下,内讧、逃兵。哗变真是在正常不过了。吕布曹仁可没有什么对乌桓二族的同情,如果到时候蹋顿非要宁死不降孤注一掷,他们也不介意伏尸百万血流成河。

蹋顿闭目养神,对于柯比能气急败坏的冷嘲热讽充耳不闻,心中只是彻骨的冰凉难道我乌桓竟要毁在我手中蹋顿扭头艰难的看向身后百丈外的城墙,自己好不容易突围至此,原以为是绝处逢生,哪想到这大开的城门居然成了催命的毒药

蹋顿仍然记得当时他们刚进城门,就被城中的自己人来了个瓮中捉鳖,若不是他早发现不妙喝令撤退,恐怕就真的全军覆没了。不过纵使这样也损失了近万兵力,蹋顿把手捏的咯咯作响,直到现在他也想不通是怎么回事。

别蹋顿,就连吕布等人也有些摸不着头脑,来追到城下还担心城里的人接应蹋顿,没想到居然上来就对蹋顿一通劈头盖脸的弓箭滚石,吕布默默为蹋顿默哀,心里也疑惑到底是哪位助他。

“元皓可知到底是何人”吕布和曹仁都看向田丰,难道是曹操暗中下的部署

田丰一脸无辜,他也纳闷到底是谁在帮他们,据他所知主公已经表明无法分出过多兵力给北方战事,那就一定不是主公的部署了。他看着吕布和曹仁一脸机密我明白我不问的表情嘴角抽了抽,他真的不知道啊

“咳,当务之急就是尽早把异族一打尽,只可惜鲜卑的拓跋力微没有来。不过能削弱他大半实力也是不错,想来日后也成不了什么气候了。”田丰干咳一声,成功的让吕布曹仁转移到正题上,没错无论是谁帮了他们,当务之急都是要打下这一战才好。

。。

城墙上,曹节鼓起腮帮,惋惜不已“算那蹋顿跑得快要是能一打尽就好了”

她身后的王越很是淡定,一打尽能做到这一步就不错了他暗自摇头,自己这是怎么了,从不搀和任何军阀势力的自己居然也会帮助曹军要知道当初献帝被董卓等把持的时候他都没有出手

王越压下心中的一点波动,审视着夜色下的曹军营地,就算要出仕也要拿出让他臣服的事他倒要看看这曹军到底为何百战百胜,当初只知勇武的吕奉先又是成长到何种地步希望不要让他失望才好。

城下,曹军士兵已经开始有条不紊的埋锅造饭了,肉食蔬菜炒出的美妙香味连城上的王越都能闻到。火头营的百人长忙得满头大汗,今天吃的是炖肉和素什锦,将军特意交代要做的美味,肉也要多放

五里外异族们围坐一圈休息,傍晚已经开始有些凉意了,半数伤残躺在地上呻。吟哀嚎,剩下巡逻岗的也是有气无力,要知道他们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粮草早就在和曹军的追逐战中被用尽,眼见水也不多了。

这时曹军饭食的香风飘散到这里,每个闻到的乌桓士兵不由肚子咕咕直叫,唾液不停分泌。真是太td香了两军就不远,他们甚至能看到曹军热火朝天的进餐而自己呢看着手中刚刚黑乎乎的不知名野菜,乌桓兵深深不满,看向唯一一个营帐充满了不愉,自家主帅不给力就算了,这个时候居然还顾着自己享受

躺着也中枪的蹋顿无限冤枉,他虽然有个帐篷,可是也没有水和食物啊,照样得捂着肚子各种隐忍。感觉到四周不怀好意怨愤的目光,蹋顿无奈,乌桓这个民族崇尚侵略,可不会像汉人一样讲究什么德行,如果在这样下去没准真会有人把自己捆起来绑到吕布面前。

“传令下去杀掉一半的马吃了”蹋顿深呼吸开口下令,无视周围震惊的目光,要知道他们游牧民族最是爱惜马匹,如今却到了用马充饥的地步,他们大乌桓真的走到绝境了吗

很快蹋顿的命令传遍了整个乌桓大营,不少人欢呼起来,到了快饿死的地步谁还在乎马匹呢只有那些老弱伤残眼神怨恨黯然,杀掉的肯定是他们的马匹,他们终究被放弃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