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5密谋与定计(1 / 2)

益州,州牧府。益州乃是大汉最大州之一,不仅富饶无比,也地势险要远离朝歌,在这里作为一州之牧的刘璋堪比土皇帝,惬意无比。

刘璋如今年过三十五,面白无须脸色红润,显然保养的极好。也确实,当初他老子汉中王刘焉还是益州牧的时候,按理讲怎么也不会把位置传给他。然而刘璋运气极好,他上面两个哥哥先后死在洛阳的政治动乱中,刘焉丧子哀悔不已,随后也逝于任上,于是偌大一个益州就收进了刘璋的口袋。

刘璋的第二大幸运就是他不缺人才,顶着汉室宗亲的帽子加上蜀中人杰地灵多人才,刘璋懦弱的性子居然让他守着蜀地十年相安无事

不过刘璋最近很不爽,盖因前不久赵韪的叛乱,虽然结果是好的但终究让他伤了元气。

“叛贼赵韪已经被严颜老将军斩杀,共缴获叛党俘虏两万四千余人。。我军损失一万六千人,其中半数是东州军。。”张松略带粗噶的声音回响在大殿上,听上去略有些刺耳。

刘璋吐了口气,他当时还真以为大事不好了呢,这次赵韪的叛乱太大,让他震惊的是半个益州几乎群起相应。没想到最后竟是父亲当年收容荆州、三辅流民建立的“东州兵”拼力死战,平定了叛乱。

刘璋听到赵韪已死不由一阵轻松,他就他益州地大物博他刘璋更是福星降世,的叛党算什么此刻的刘璋俨然忘记了当时自己惶恐忧虑的反应,若不是法正张松等人竭力安抚,或许这家伙早就忧思成疾了。

“此次东州军平叛有功,理应论功行赏至于严颜老将军斩杀赵韪,赏金银十箱恩,把兵器库里那把虎贲古刀也赐给老将军吧”刘璋心情一好,手笔便难得的大方起来,他没法奖赏爵位官位,不过这些身外之物倒是不在乎。他挥挥手打发掉欲言又止的张松,恩,他绝不承认看到那张丑脸就不舒服

“严老将军果然宝刀未老,勇武异常啊子乔佩服”张松一张其貌不扬的脸笑的灿烂,对面前发须斑白的老将异常恭敬。

“过奖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某家分内之事罢了府中尚有事情,严某告辞”严颜扯了扯嘴角,简略谢过张松便告辞回府,拦住了张松未出口的邀请。

张松笑着目送严颜离去,眼中却骤然深沉了下来,他当然知道刚刚不过是严颜的推辞罢了,他面上依旧带着笑,心里却觉得严颜是阻碍他计划的重要一环。

只是若有所思的张松没有看到,上马疾驰的严颜眉宇闪过一丝疲惫,这位忠心耿耿的老将记得曾经刘璋的敲打,武将和文官结好是要遭君主猜忌的即使如今的刘璋早已不是曾经虽然懦弱但骨子善良仁慈的年轻人,但他却从未想过背主

张府,院子里摆着棋盘,张松含笑等着对方落子“孝直啊,看来这盘棋你又要输了”

被称作孝直的人看上去不过二十出头,一身儒雅的青色儒衫,头戴同色系的方巾,面容儒雅,双目晶亮智慧,只一对剑眉和薄唇让整个人显得略有些刚硬刻薄。

“哎法正不擅此道啊”法正倒也洒脱,无奈的看着张松嘿嘿笑着屠掉了黑子的大龙,“子乔兄,你今日请我过来不光是喝酒下棋的吧”

张松认真打量法正,发现这个年轻人气质沉静,只眉宇间露出一丝怀才不遇的郁气,他暗自点头,故作惊讶道“瞒不过你法孝直啊不过孝直啊,你出仕至今有三年多了吧”

法正面色发苦,打人不打脸揭人不揭短,他来此投靠刘璋已有三年,自诩才华过人,如今却尚是一个的新都县令,最郁闷的是和他一道来的友人孟达如今都比他高上两级。

三年不受重用也是种磨练,法正很快调整好心态,聪明如他敏锐的嗅到了不寻常的气息。“兄长此话何意不妨直言。”

张松暗自咬牙,他就赌一把

“孝直,你才华过人兄长我远远不及你,然而刘璋却白白埋没人才,三年竟让你只做一县令。今天你也看到了,刚平定叛乱身为主公却只思安乐,君不见汉中张鲁虎视眈眈、洛阳曹操同样图谋不轨”张松到这里便停住了,他相信法正明白他的意思。

法正一惊,但随后却平静异常,他发现原来自己内心深处也有这个悖逆的念头。他如今二十出头,却只是一县之令,再看看同龄的诸葛亮、司马懿,哪个不闻名天下被称为奇谋无双他,不甘啊

法正直视张松“兄长对我竟然如此信任”虽然张松待他不错,但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他不信张松没有后招。

张松嘴角露出一丝赞赏,他同样双目豪不退避,一字一顿道“如果今天孝直有一丝犹豫,那为兄也只能不顾泽袍朋友之情了”他袖口一挥让法正看到藏在屏风后方的持剑卫士,继续道,“不过如今看来,孝直选对了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