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北方烟云(完)(1 / 2)

蹋顿行动很快,寅时刚过,他就带着3000亲卫部队悄悄的离开了军营。这支部队训练有素,只听命于蹋顿一人,这可是蹋顿登上王位十余年才武装成的精锐,许是战力惊人,也许是蹋顿私心有意为之,连日的惨战竟然只让这只队伍损失了几百人

夜色下,蹋顿的双眸如同孤狼,泛着摄人心魄的寒光,他根基还在,只要度过这次危机,他定能东山再起

“大王这不告诉柯比能将军真的好吗”副将犹豫着,柯比能身份敏感,乃是鲜卑的友军,来这次鲜卑来的主将就死的不光彩,如果都全军覆没,恐怕拓跋力微不会甘休

蹋顿嘴角轻轻勾起,告诉柯比能别开玩笑了那个自大的混蛋全然不把他放在眼里,冷嘲热讽不,战斗时也不听指令心里恨不得柯比能死在曹军手里,蹋顿面上却一脸为难的装出一副身不由己的样子,口上还着柯比能将军定能安然无恙

副将心里暗骂蹋顿的无耻,他乌桓人虽然和汉人不合,脑子也不怎么好使,但都是豪爽忠义之辈,蹋顿最近的所作所为实在是让他寒了心。副将心里决定等逃出生天便找机会离开,宁可解甲归田也比在这头白眼狼身边要好

蹋顿这一疾行便是一个时辰,远远看着前方的河流,蹋顿大喜,只要过了河进了山,任凭曹军再强也奈何不了他

蹋顿只觉得天高任鸟飞,再不顾身后的部队,一马当先冲向大河,他可是好久没好好喝水了然而就在他欣喜若狂,骑马飞驰的时候,他突然看到河边的两道影子,随着接近河边,他也渐渐看清了那两道身影。

一大一,的不过一个七八岁的姑娘,浑身利落的短打棉袍,月光下精致的脸越发诱人,她手里拿着一根长鞭,不怀好意的看向自己。然而真正让柯比能面色凝重的乃是那姑娘背影阴影处的高大男人。

男人身长八尺,算不得太高,但却给蹋顿一种高山仰止的感觉,他看到那男人正缓缓将剑从剑鞘抽出,紧接着蹋顿便感觉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充斥在脑海中。然而他来不及勒马缰绳,就看到一抹炫丽无比的银色剑光,这剑光似乎穿透了他的脖颈然后他只来得及看到身后副将军兵脸上惊恐的表情便堕入了黑暗。

王越上前将蹋顿的首级拎起来,蹋顿人头还保留着死时愉悦惊恐相夹杂的表情。鲜血有几滴溅在了王越的脸上,但他却毫不在意,反而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长笑一声,诡异的笑容配上脸上的鲜血竟然惊得那三千乌桓精锐不由后退了几步,随即他们相视咬牙齐齐拔剑冲了过去,现在只有杀掉眼前的两个人才能为大王报仇

王越不屑一笑,冲着曹节了声心便提着剑冲进了人海之中,他脚下踩着奇异的步伐,那上千刀剑竟然没有一个能近得他的身体。曹节握住长鞭,脸上没有丝毫担忧,夜黑风高草木丛生之地真是再好不过的战场了,她就算用出法术也决计不会有人发现。

淡淡的肉眼难见的青绿色光芒随着曹节的鞭子挥出四散开来,对阵的乌桓士兵就感觉一阵不适,那是风的阻碍,是草木自然的束缚之力,这股诡异的力量无形中让一干士兵无法靠近曹节,反而如同主动送上门找抽

曹节打的兴起,这才叫战斗嘛,我打你你不还手她对于自己的勇猛表示很满意,只可惜她人力弱并不能一击必杀,最多将对方嗷嗷打疼而已。

王越余光关注着曹节忍不住摇头,这丫头到底是个孩子,打仗还和玩闹一样。不过他见曹节游刃有余倒是放了心,手下更加狠厉,算算时间这曹军也该到了吧

吕布的人马也没让王越失望,不过一炷香的功夫,吕布便指挥着军队加入了战斗,他心里深深感激王越,要不是之前王越射过去的信箭,没准真让蹋顿跑了呢得知此事后吕布立刻兵分三路,一路夜袭乌桓营地,一路接收城池,另一路则追击而来,他要亲自斩下蹋顿的首级

不过吕布很快就表示自己很无奈,那树枝上高高悬挂的可不就是蹋顿的首级他郁闷之余也无心恋战,大吼一声道“吕奉先在此,尔等还不束手就擒”

吕布的吼声显然是很有效的,乌桓兵对于吕布的畏惧可是深入骨髓,再大王都死了,肚子都填不饱了命也保不住了还管什么民族大义一些意志薄弱的立刻放下了武器乖乖的束手就擒。

当然也有顽抗的,吕布懒得动手,淡淡示意将们出手,这对他毫无意义,对这些少年可是很不错的成长经历。曹英、夏侯霸能人欢叫一声,挥舞着大刀就冲了出去,那股子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干劲让吕布都感慨不已年轻真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