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蜀战(一)(1 / 2)

建安五年六月初,曹操亲率10万大军往蜀中进发,天下无不为其震动。洛阳城门此时人山人海正上演着送别的剧目。曹节眼睛红红的,刚刚和爹娘相聚不到几天就又要分开了,她这一次被勒令在家,有曹丕和曹昂看着想偷偷跟上也做不到。

曹操一身黑色战袍,里面是同色的轻甲,倚天长剑别在腰间,骑在紫云驹一种三阶灵马,力量堪比金丹修士上霸气凛然。他旁边玉逍遥同样的一种三阶灵马,全身雪白如玉上坐着一身明兰的丁瑶,浅蓝色披风将她玲珑傲人的身躯裹得紧紧的,脸上不施粉黛却依旧清丽明艳无双。

曹操不满的暗中捏捏旁边人的手,穿的那么明艳真也不怕招蜂引蝶

丁瑶不着痕迹的瞪了一下这可恶的家伙,能不能分下场合她脸上仍然面色不变的和儿女亲人们告别,虽然也有些舍不得,但是想到未来数个月的逍遥自在,丁瑶很没良心的谅解了自己的一己之私。

辰时刚过,天光也开始逐渐大亮,曹操看看时辰对着行军司马点了点头,随着传令官的“全军出发”大军浩浩荡荡的往远方行去,荀彧带着众人目送着大军消失在尽头,转身对一旁有些蔫蔫的曹彰道“我们回去吧,三公子,接下来的粮草还要你负责”

曹彰迷惑,他怎么不记得这次出征可以有他的事情他立刻精神起来“荀令公此话当真可彰怎么没听”

曹彰后面的话被曹丕拍在脑后的一巴掌打断,怒目而视自家二哥,却在得到对方一句“是父亲临时决定的”立即喜不自禁“老子要打仗了哎呀,大哥你也打我”

“”没大没,打的就是你,你是谁老子

这边几兄弟兄友弟恭着,那边曹操的大军已经出了洛阳,这趟路途并不近,快的话也要半月以上了,丁瑶再次感慨,如果有现代的飞机,一个时估计都用不了。她完全忘了如果施展法力飞过去的话恐怕用不了一盏茶

大军相当整齐有序,前方有大将乐进和赵云开路,后面则是关羽、夏侯惇垫后,出于队伍中央的曹操旁边则是郭嘉、诸葛亮等几个文官,他们每个坐下的马匹都皮毛光亮神骏异常。这也难怪,曹操和丁瑶这些年培育了不少灵马,虽然太好的灵兽不能用,但这些一阶初期的家伙们做战马可是绝对给力

曹操一时兴起挑选了品种最优的24匹名马奖给了一直没有好马的武将文臣,一是为了暗合八骏九逸七绝之意注一,就如夏侯惇的马就是九逸之一的绝尘,至于赵云好吧,这厮有玉照狮子。

其实不光是这些文臣武将中高层官员,曹营普通骑兵的马匹也都是用凡马和灵马配的种,平日更是被照顾的很好,这也是为什么曹操用兵神速的原因之一。

曹操坐在马背上吃零嘴,他从口袋里实际上是空间戒指里不时的拿出几个草莓提子塞进嘴里,享受着亲亲老婆给准备的美味。那副人得志的模样让一旁的郭嘉顿时嫉妒了,就连诸葛亮也有些怨念,他们怎么就没有先见之明捏

曹操还是很人道的,等当天傍晚扎了营帐,丁瑶就吩咐女官女兵营将带来军需里面的瓜果肉干分下去。丁瑶带的可是不少,连普通士兵都能吃上一两个,而且足够支撑个,8天了。丁瑶表示她一直很奇怪,普通人半月一月不吃果蔬真的没事吗那些自古一行军打仗就一年半载的人到底是怎么撑的

汉中太守府,年过四十的张鲁如今正值壮年,九尺的身高显得极为魁梧,可能是有一些少数民族血液的原因,他的五官略微深邃,身上却带着一股令人信服的气势。

“阎圃,你降曹真的正确吗”张鲁开口轻声问道,他做出了这个选择后却有些茫然,毕竟对自己掌控数年的汉中要转手他人有些不爽。

“呵呵,主公不是早有了决断了吗曹,乃是天意啊”留着山羊胡的阎圃道,他是张鲁的第一谋士,在三国虽不出名但绝对属于聪明人,要不在历史上也不可能善终安享晚年。

张鲁没有出声,别看他人高马大,但心思却比常人更加敏锐。他乃是留侯张良十世孙,从也是熟读春秋左传孔孟之道的,其爷爷创建了五斗米教,而他则是第三代天师而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要更加深思熟虑,如果一步走错,或许整个汉中和五斗米教都要倒霉。

张鲁确实早有决断,但他投降曹操却不是因为曹操势大。第一个原因是因为刘璋,当初刘焉死后刘璋即位,因为他的一点子恃才傲物就杀尽了他全家妻母,这绝对是深仇大恨而曹操图谋蜀中必然要打刘璋的主意,这也就有了合作的机会,如果可以他不介意破坏刘璋对曹营的投诚,也绝不放过一丝鼓动曹操打刘璋的机会。

第二个原因则是那句代汉者魏了,张鲁是五斗米教天师,道学渊源,历史上更是写下了大道家令戒老子想尔注这等道学经典,可见其道学渊博。在这个时空,这个张鲁更是从修习道家心法,虽不能成仙但却身强体健长寿延年。

好吧,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张鲁的卜卦能力比起于吉左慈之流毫不差,入教需交五斗米,张鲁凭着五斗米硬生生的让他趋吉避祸了半辈子。而这一次这几粒米显示的卦象便是代汉者魏。如今曹操官拜丞相,封号魏侯,这句话也就不言而喻了。

作为无比相信天命的张鲁,他决定顺天而行。而且他特意为刘璋卜了一卦,兴奋的得知一波三折之后刘璋那傻x居然没有自觉投靠曹操,还有比送上门的仇人更加美妙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