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称王(1 / 2)

建安六年三月,帝刘协下诏曰丞相曹操忠于汉室、劳苦功高,驱除外患安定四夷,应天顺时,受兹明命,特封其为魏王,以冀州、并州、青州十郡为魏国封地、准其于邺城建立魏王宫铜雀台,享天子之制,可参拜不名、剑履上殿。

此诏书一下,天下震动,高祖曾言非刘姓者不得为王,虽曹操的威势早就堪比帝王,但真正撕破汉室尊严违背皇权的行为还是让天下震惊。百姓、寒门以及部分家族自然喜闻乐见,恨不得曹操早日登基,而另一些世家门阀以及诸侯则愤恨不已,咒骂其狼子野心其罪当诛。

然而天下的或褒或贬并没有大乱曹操一家的生活,曹操现在带着丁瑶来到邺城督建铜雀台,随行的还有曹植和周不疑。现在曹操还没有举行典礼,荀彧等文官已经广发请帖,而他打算建好铜雀台后再行举办。

铜雀台位于邺河北临漳县境内,距县城18公里,历史上曹操铜雀台击败袁绍后营建邺都,修建了铜雀、金虎、冰井三台。经过数千工匠的修建,如今的铜雀台已经露出了基雏形台高十丈,台上又建五层楼,离地共2丈约63米。楼顶又置铜雀高一丈五,舒翼若飞,神态逼真。台下引漳河水经暗道穿铜雀台流入玄武池,可用以操练水军。

丁瑶原先只知道铜雀台是建安文学的象征,没想到它还是个战略要地,不过她却发现这座铜雀台隐隐关乎着曹操的气运,十分玄奥,丁瑶猜想着应该是曹操打算以此收集信仰之力了。

曹操确实是这么想的,当初四朵仙莲花心浮现出的乳白色能量,应该就是气运信仰一类的东西,这些东西于修为没有丝毫影响,却能庇护后人千百年。丁瑶估计历史上的铜雀台也应该有着镇压风水的作用,只可惜元末,铜雀台被漳水冲毁一角,到了明末,更是被冲毁大半。

“主公,再有半月就能应能将此处建好。”负责指挥修建铜雀台的却是最近刚从凉州回来的司马懿,他和马超等人来是想和曹操来个汇合的,中间却因为羌人再度来袭不得不又耽误了几个月,上个月才回到洛阳。

曹操让司马懿负责此事也是因为这家伙对于祭祀、风水玄学以及天象等十分精通,估计也是司马家精通此道,所以听闻曹操欲建铜雀台后二话不主动请缨。司马懿表示他绝不承认是被诸葛亮刺激的想起诸葛亮他就郁闷,早知道他就请缨和曹操去蜀中了,这回倒好,羌人缩进龟壳不出,而诸葛亮这厮却成了益州牧

想到未来的丞相之路上阻力又大了一分,司马懿就郁闷的想去屎所以着蚊子再也是肉的原则,司马懿主动请命为曹操督建铜雀台。

“辛苦仲达了。”曹操表达了一下自己的谢意,他很明白司马懿的想法,也不会阻止,内部适度的竞争有利于整体势力的强大。想起司马懿刚刚满一岁的长子司马师以及周瑜刚出生不久的次子周峻,曹操再次感慨,未来是属于下一代滴。

曹操在邺城呆的挺美,几乎全部政务军机都交给了几个儿子,并放言大事不出不得打扰。而他自己则和丁瑶好好逛了一把河北风光。

丁瑶前世是北方人,对于河北的冀、幽、并三州十分亲切,平日同曹操踏青郊游,兴致来了会到地里种种田、光脚在河里插鱼、甚至和曹操扮作寻常百姓过过柴米油盐酱醋茶的日子。半月下来两人虽然都没怎么修炼,可心境却提升的极快,曹操甚至有种隐隐欲要突破的感觉,两人携手一笑,看来日后红尘历练是少不了的。

建安六年四月初,铜雀台建成,曹操大喜,宴请四方宾客豪杰。同时,病重的帝刘协派御史大夫郗虑册封曹操为魏王,曹营诸将文武心中无比喜悦,等到日后主公登基,他们便能随着曹操开创一个新的时代以及王朝

四月初三,大吉、宜祭祀、嫁娶。曹操按照礼官所言穿好王爷的服装配饰。一身玄黑色绣金红色龙纹的吉服,袖口宽大,同色的鹿皮靴子,头上戴着玄黑色的冕冠,冕綖长一尺二寸,前圆后方,分七旒,系青玉珠。曹操这一身正装显得霸气凛然、不怒自威。

按照礼官的指示下按部就班的完成了祭祀礼仪,曹操才微微一笑带着众人进殿开arty。只是他的眼神有点的飘,没办法就,今天的丁瑶真有种母仪天下的尊贵气质,配上雪青色绣皂色凤纹的吉服,美艳不可方物。

可惜现在没有机会让曹操把人吃到嘴里,只能远远的用目光调戏一下过过干瘾。看着与一众王公贵妇交谈甚欢的娇妻,曹操脸上笑得更加灿烂,心里已经开始盘算着晚上将人怎么吃。

曹操如今是新晋的王爷,地位尊贵无比,实力又强横,来访的宾客不管心中如何想,都表现的客气恭敬,不敢触曹操的眉头。曹操也乐得如此,带着一众文武和宾客来到铜雀台吟诗作赋。

“从明后以嬉游兮,登层台以娱情。见太府之广开兮,观圣德之所营。

思化及乎四海兮,嘉物阜而民康。愿斯台之永固兮,乐终古而未央”

这个时候曹植就展示出他大文豪的才气了,这首铜雀台赋几乎一步一句,文如泉涌,一下子将一众人的诗赋压了下去,宾客中一些隐士大儒此时都正了颜色,再不复刚才的恃才傲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