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决战前夕(1 / 2)

九江郡天师府,正在盘膝打坐的左慈突然睁开双目,苍老的目光中带着难以置信,已经百年没有能让他失态的事情了,即使是当初徒弟张角起义失败也不过是让他心中微动罢了,可是现在他却再也无法冷静,因为就在刚刚,他和师弟于吉之间的那一抹联系断了。

要知道他和于吉师兄弟将近三百年,出现这种情况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于吉飞升仙界心神联系自然消失,但于吉不过金丹期修为,所以这种可能几乎不存在。那么只有另一种解释他的师弟于吉,已经不在这个人世上了

左慈心中一痛,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即使他和于吉争斗百年也无法磨灭他们师兄弟情谊,昔日一幕幕画面闪过他的脑海先后被师傅救下收养、山门中清苦却无忧无虑的日子、偷懒受罚时对方偷偷送饭的身影、师傅亡故后两人的争斗不断一滴浑浊的泪水悄悄划过左慈眼角周围,他心中涌起滔天恨意,手中拂尘被捏断也不自觉,口中只喃喃道“师弟,走好,待为兄替你报仇”

左慈靠着推演一路狂奔到了于吉被害的地方,他师弟的遗体总要有人收殓不是吗然而他赶到时却不由愣住了,随即涌上无限恨意和愤怒,他万万没有想到凶手居然还敢留在这里,看样子是在等他

左慈冷笑,于吉经过几次元气大伤只有金丹初期的修为,而他早已经步入金丹巅峰多年,只一脚便可踏入元婴期。而且他的神识虽然探测不出眼前人的修为,但他却不认为对方会高明到哪里去,只因为对方的外表实在是太过年轻。

“报个名字吧,免得你待会死不瞑目”左慈阴冷一笑,往日的慈眉善目却变成了狰狞一片,他已经迫不及待想把对方抓住剥皮抽筋、剖心挖肺了。

左慈对面的凶手一身黑衣,长身玉立,年轻的脸庞不过二十上下、俊美无比。然而他脸上一片冷漠,周身杀气毫不掩饰,听了左慈的话他玩味一笑,缓缓拔出身后的宝剑“记着杀你的人曹丕。”

毫不顾忌左慈脸上的不可置信,曹丕断然出手,冷泉剑如同闪电一般刺向左慈心窝。左慈浑身战栗,前所未有的危机涌上心头,他来不及惊骇曹家二子为何会如此深藏不漏,身体狼狈的就地一滚躲过了致命一剑。

曹丕挑眉,有些对自己不胜满意,看来出手速度还需要再快一点。不过他也不想玩下去了,毕竟夜长梦多。周身化神初期的修为毫无保留的释放,只气势就让左慈吐出了两口血动弹不得。

左慈艰难地看了眼地上头颅和身体分家的于吉,心中涌上一股绝望,他抬头看了眼冷酷异常的曹丕,突然呵呵一笑,口中鲜血随着笑声不断溢出。亏他和于吉自诩玩弄天下与鼓掌之间,即使对于权倾天下的曹家亦是视为眼中蝼蚁,谁知却是蚍蜉撼树不自量力

左慈闷哼一声,看着穿透脖颈的剑刃,脑海中涌现出无穷回忆,他颤抖着看了一眼死状凄惨的于吉,口中吐出四个字时也命也随即气绝身亡。

曹丕面无表情的将宝剑抽出,又缓缓的从胸口中掏出一块帕子将剑上的血迹擦净。这次杀掉于吉和左慈是他主动提出来的。曹操准备一次性解决刘备和孙权容不得半点差错,大哥曹昂是曹氏的继承人不能行此事,曹彰性子不适合,其他弟妹又太,也唯有他可以。

数日后,江东孙权和刘备都已经察觉到自家天师的失踪,他们愤恨失望的同时也无可奈何,好在这两者都不是依赖鬼神之的人,只郁闷了一会便将注意力放到孙刘联盟以及集结兵力上面,他们的想法这个时候出奇的一致拒曹操于长江之外。

那边江东默默部署,这边曹营众人也是各种筹备荀彧和诸葛亮忙于内政以及战略后勤的同时还要参与出谋划策,整日恨不得一个人掰成几个用;郭嘉也难得认真起来,每日和贾诩荀攸等人研究战略计策;周瑜陆逊以及甘宁等忙着训练调集水军;其他武将也摩拳擦掌或整日泡在军营中训练或相互切磋武技,再或者埋首于兵书之中

曹操欣慰的同时也有些感慨,若不是曹营众人开始修炼,恐怕以这种拼命的状态早就病倒一片了。他能够理解众人的想法,因为他自己也是如此,统一天下的最后一战即将打响无论如何他们都不能输也输不起想起上一世赤壁的惨败,曹操不自觉的握紧了双拳,他,不会再输了。

丁瑶有些心疼的将曹操的手指一一打开,这个人心里怕也是有些紧张的吧曹操自己都没有发觉赤壁之战已经成了他心中的一道执念,但丁瑶看得清晰,如果这次不能击败孙刘,不能统一天下的话曹操的道或许会再无寸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