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筹谋(1 / 2)

演武场上,孙尚香一脸不甘愿的跟在曹彰身后,杏眼狠狠地瞪着前面的高大身影,跟着曹彰也有几日了,她也知道曹彰并非有勇无谋的莽汉,不光写的一手好字,更是兵法娴熟心智沉稳之辈,然而看着曹彰嘴角挂起的坏笑,她就是想冲着这张脸上揍几拳

“来阿仁啊,跟将军我过几招。”曹彰早就看到了孙尚香的表情,他心里却很是愉快,不知怎么就觉着这张精致的脸可爱异常,他抄起兵器架上的一杆长枪,嘴角笑意加深。

“好”孙尚香咬牙,她早就想教训曹彰了有木有腰间鞭子一抖招呼也不打直取曹彰面门,她却是心高气傲不服气曹彰的武力值。

曹彰呵呵一乐,徒手便抓住了鞭影,他知道孙尚香不服,自己也该展示一下自己的武力值了,要不被自己亲随看不起可不是什么好事。单手抓住鞭子后用力往怀里一带,口中低喝道“撒手”

然而孙尚香却是没有撒手,她在曹彰一下便抓住鞭子时就大吃了一惊,加上此鞭乃是其父孙坚所留,故而没有放手,她双手抓住鞭柄打算用力抽回来,却瞧了曹彰的神力,不仅鞭子没抽回来,整个人反而稳不住扑向了曹彰。

曹彰一愣,只见那孙仁玉面含怒更显风流,待得回神时不由瞪大了双眼怀里温热的柔软让他心脏狂跳,一股淡淡的幽香若有若无的飘入了他的鼻子。两人彼此的距离实在太近,近到曹彰都能看清楚孙尚香脸上几不可见的毛孔,近到孙尚香都感觉自己的脸蛋触碰到对方的唇她粉颊燃起一抹红,心中羞恼、愤怒、欣喜不一而足。

真软,像女人一样曹彰淡淡的想着,刚刚一刹那他都以为对方是个俏丽无边的女子。他压下淡淡的失落,装作不在意的放开了怀中人“你这身板忒不结实,哪像个爷们”

孙尚香气急,你全家都像爷们她刚刚真是癫了,居然有一丝舍不得对方的怀抱孙尚香不着痕迹的动了动衣服,嗯,还好里面的裹胸没松。

曹彰罕见的没有再挑逗对方,他心里也有些乱,刚刚那种感觉是什么他居然对一个男人心动了一定是生理上没碰过女人的缘故,毕竟他也到了血气方刚的年纪啊。曹彰心中稍定,却有些意动要不要找个女人呢

洛阳魏王府。

“最近江东可有什么动作”这是曹操称王后首次议事,随着他封王成功,他的麾下人才再次聚集了许多,陈群、国渊、管宁、钟繇等各地数十位名士陆续投靠曹操,为曹营注入强力血液。

“并未元直徐庶和张颌、徐晃将军上月返回江夏,子扬刘晔、兴霸和子义太史慈将军也去青州坐镇,昨天他们飞鹰传书中均没发现江东异动。”荀彧接口道,曹操封王至今已有三月,曹营众人早就各司其职回归岗位了,如今曹营诸人全部进阶先天,其强悍性翻了百倍不止。

曹操毫不怀疑众人的能力,天知道原就是出类拔萃的曹营文武修真后会逆天到何种地步当初丁瑶就在感慨,尼玛这其实是真三国无双吧当然这不是众人就可以肆无忌惮掌控天下了,他们先天之后便陷入了天道的管制,倘若违反这个世界的天道规则,便会被立即抹杀

“主公可是想要一鼓作气拿下江东”诸葛亮摇着羽扇轻笑,他的扇子被祭练成命法宝如今属于低品灵器,真要是一扇子下去凡人不死也残。

曹操不可置否,江东早没有阻碍他的力量,等到现在无非是为了各地的平衡发展罢了,至于一直阻碍他的左慈和于吉,呵呵,如今根用不着他出手了。

“王欲5月出兵拿下江东”曹操声音透着不容置疑,他已经等太久了,刘备、孙家儿,也该做个了断了

江东九江。

“子敬,孟达那叛徒可已伏诛”孙权坐在主位上,气势越加威严,最近诸事不顺让他心火缭绕,嘴里都不知起了几个泡。先是曹操称王,然后孙尚香出走,如今一个的孟达居然还想叛变

“主公放心,孟达一家已经全部处决,通敌的密函也没有走失。”鲁肃也很是严肃,孟达果然是吃里扒外的人,竟然想要给曹营传递消息对于杀了其一家数十口鲁肃也只是眉头微皱,大局当前容不得半点心软。

孙权拿起茶几上的杯子猛灌了一口,心中的郁气也稍减“虞翻有消息了吗”虞翻是江东有名的辨士,和刘备军的祢衡并称江东两大外交官,由于祢衡这家伙嘴里从不留德,因此虞翻的声望反倒极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