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赤壁之战三(1 / 2)

“将军”丁瑶啪的一声将刻着车字的玉质棋子拍在棋盘上,脸上满是得意的微笑,对面的曹操则是无奈苦笑,眼神含着宠溺。

“输了”曹操故作沮丧的缴械投降,反倒让丁瑶不满的白了他一眼。能不能不那么做作让了她车、马、炮各一只还费了老大劲才赢了曹操,丁瑶心中郁闷无比,虽曹操是历史牛人,可这象棋是她引入东汉的不是

曹操倒了杯茶端给丁瑶“娘子大人喝茶”这是事先的赌注,输的一方要给赢得一方敬茶。看着亲亲爱人就着自己的手一饮而尽,他脸上笑意更深。他和丁瑶的相处方式已经十分随心所欲了,时而夫唱妇随锦瑟和鸣,时而柴米油盐平淡温馨,时而又打打闹闹互相调笑,时而暧昧缠绵情深意重。

曹操想着,他和丁瑶才是真正的双修吧除却身体之上的欢愉,更是深入灵魂的默契,却不是普通儿女情长单薄的爱,这种感觉似亲情、似友情、似爱情,无法割舍。以为大道无情,像他们这种方式修炼会颇为缓慢,没料到放开心胸坦然面对自己的心后神魂更加强大,法力也更加圆润自如。

曹操抱起丁瑶踏入卧室,打算洗个鸳鸯浴然后再行极乐之事。看了眼娇俏可人的丁瑶,他哈哈一笑,果然,孔子曰食色性也,很有道理

自从赤壁首战到现在已经过了三日了,不过曹操并没有急着出兵,他知道,在和天道的交锋上,这才只是开始。

不出曹操和丁瑶所想,这三天内也是发生了两桩怪事,皆是天道的手笔。第一乃是乌林粮仓遭遇雷击起火,若不是乐进几人严密监视及时发现异常并且迅速灭火,他曹军五十万大军两个月的军粮可就付之一炬了。

第二桩事则是附近农家出现了许多病死的牲畜,荆州司农因为有曹操的吩咐也是立刻上报。也许在公元201年的东汉末没有人会重视,但接受过后世教育的丁瑶却知道这往往是疫情的征兆。

曹营将士自然是无惧的,他们每日都会食用掺有秘药的水和食物,起码在这一段时间内是不太可能得病了。但是附近的村庄农舍呢百姓的耕牛、猪羊突然死去,先不会对他们的生活带来多大的负担,一旦有人食用了病死的猪羊牛肉,那么他们迎来的也将是疫病和死亡。

丁瑶在心惊天道狠辣的同时立刻派出医护兵团,不但将少量秘药洒在各处水井,还下令以村子为单位每隔三日进行全村义诊。一旦发现疑似病例,立即施行隔离和救治。

等这些都料理好,曹操又开始头疼起战船的问题了。三日前一场冰雹和狂风将曹军击退,曹兵盔甲上一些细的划痕明了风力的猛烈,而且直到现在狂风却没有停歇的意思,反而吹的更欢。

派出的斥候才刚刚坐上舟就被一个狂风掀翻了,埋在江东的暗哨钉子想要传递消息也变得越加困难,普通的鸽子是挡不住狂风的,至于一二阶灵禽,呵呵,尚未飞至江中心就化为了碎末。显然天道明摆着告诉你拒绝一切法力灵力

情形更加不妙的是曹操已经接到了荀彧的传书,南蛮、羌、北匈奴、鲜卑残部、山越等十几个少数民族分别攻打豫州、凉州、司隶、徐州、益州、兖州等地。虽然曹军目前没有什么伤亡,但却急剧增加着曹军的消耗。

“的天道”议事厅中,夏侯渊咒骂道,他性子就有些急,好不容易这些年打磨了性子,如今也被天道的手段挑起了怒火。

“妙才,坐下”夏侯惇眉头一皱,将发火的兄弟拉了回来,此刻可不是骂天的时候,这个时候冲动很容易引起负面连锁反应。

“我曹家的将士岂会怕死主公且给我一万兵马,待我杀上江东斩下刘备孙权的狗头”这是也濒临爆发的曹洪,这娃是一点就燃的炮仗,夏侯渊刚刚一牵头更让他控制不住了。

“曹军将士是不怕死,可也不能白白牺牲”一身儒衫的诸葛亮扇着羽扇轻轻道,“况且,以江上目前的风力,只怕子廉将军都出不得码头。”

曹洪气结,可也知道诸葛亮的是事实,但难道就此认输打道回府恐怕包括他在内的所有人都不会甘心就此作罢吧

“瑜有一策,或可令我军不惧狂风。”周瑜沉吟片刻,起身向曹操拱手道。

曹操心中明亮,看来历史惯性真是强大,他已经知道周瑜的计策是什么了,不过却故作不知道“公瑾且言”

“如今看来艨冲等型船只自是不行,只能派出楼船出战了。可以用铁将楼船之间首尾相连,人马于船上便可如履平地。而楼船沉重加上连着铁,自然也不惧目前的狂风了。”周瑜缓缓出计策,周围的诸人皆眼前一亮妙计

“公瑾所言甚妙只是”司马懿淡淡的打断了众人的兴奋,“此种办法最怕火攻,一旦一条船上着火恐怕所有船都要遭殃,有铁相连到时候跑都跑不了尤其这风向还偏偏是直吹我等的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