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蜀战(十二)(1 / 2)

建安五年九月二日,孙权遣吕蒙率领大军5万前往益州,欲劫曹军粮草。然曹操早有准备,令江夏周瑜、徐庶率军迎击。

当日卯时,吕蒙在横渡长江之时遭遇徐庶所领3万水军,一场大战即将开始。

徐庶身穿轻甲在主舰甲板前方,他身后旌旗猎猎飘扬,徐庶抬头看了看泛起鱼肚白的天色,便看到前方隐隐约约的庞大黑影,他嘴角一勾,给传令官打了个手势敌军来了

徐晃、庞德和张颌早已带领各自一万部队严阵以待,他们和周瑜呆在江夏的几年征兵十万余,而水军精锐却就只练出了这三万人。从望远镜中看到吕蒙似乎发觉一丝不对而踯躅不前,三人果断下令急速前进。

“腾蛇所属,前方左翼包抄”庞德沉稳下令,随着他一声沉喝,十几条艨冲犹如利剑窜了出去。

“隐蛟所属,前方右翼出击”这是气场十足、战意也十足的张颌。

“玄武营的兄弟们,跟我冲击中路。”徐晃早就忍不住了,大吼一声后,带着麾下从正面出击。

吕蒙是这次江东兵的总指挥,他事先没有料到行迹会败露,不过好在江东有个智谋0的鲁肃,在他出征前就考虑到了江夏的周瑜等人,也因此孙权特意派了程普和黄盖一同协助吕蒙出征。

吕蒙之所以会停下并不是因为他发觉了什么,天色阴暗加上如此远的距离,没有望远镜这类工具根看不到隐藏在前方的曹兵。不过身为武将对危险的敏感性和预见性让他及时调整过来,没有被引进包围圈。

“江东的儿郎们,随将迎敌”虽然仍有些措手不及,但吕蒙很快调整了状态,他对着左右程普黄盖两位老将略微点头,三人便带着各自战船同曹军战在一处。

江东水军精于天下不是笑,多年培养出来的江东水军可比当初刘备这半调子培养出来的兵强多了。而曹兵虽是这几年新晋编制的荆州水军,但其训练方法科学超前、练兵武将和指挥官又是徐晃周瑜等出众人物,加上曹军深入人心的勇者强者思想,竟是比江东兵更加悍勇。

“老家伙,接某家一斧”徐晃怪叫一声,两只硕大的板斧带着风声砍向程普。

咣的一声,徐晃的大斧和程普的长刀相交。程普只觉得一股巨力传来,他不敢硬接,接着力度向后一跃,卸掉了这股力度,但看向徐晃时一脸凝重。程普心中骇然,他发现自家精铁长刀上竟然被砍出了一丝裂缝

这边徐晃酣战正欢,那边吕蒙同张颌、黄盖同庞德也同样战在一处。吕蒙武艺在孙家可以称得技冠群雄,然而现在他却同面前这个白面汉子旗鼓相当。吕蒙心中忌惮无比,曹营果然人才众多他旁边的黄盖就略逊一筹了,他在身体素质上根比不上正值青年的张颌,武艺也是差了一截,因此没有数十回合便被张颌掌握的节奏。

吕蒙抽空瞥了眼四周的局势,心中大急,明明自家兵力比曹兵多了两万,可曹军却仍然不见颓势,而程普黄盖更是有些后劲不济想到这里,吕蒙虚晃一枪,人却如同急电一般冲回了自家阵营,口中更是喝道“二位将军切莫恋战,我等冲出去”

程普黄盖会意,同样挡开张颌和庞德的招式,然后退回自家阵营,指挥士兵冲击。只是张颌几人却不肯放过他们,见敌将要走便是招招夺命步步紧逼。而远处主舰上的徐庶也同时打了旗语变阵

随着曹营水军变阵,张颌、徐晃以及庞德的三处部队全部汇合,如同一柄利剑直穿江东水军,黄盖被庞德逼迫狼狈逃回,而那程普却反应略慢被徐晃的大斧砍伤了肩膀。

“两位老将军,目前该当如何”吕蒙有些焦急,这曹营战阵竟厉害如斯,他江东水军竟是不到半刻便损失了上千可让他退走吕蒙却似有不甘,故而询问两位经验丰富的老将。

“这,子明我等快走吧,此乃曹营奸计,定时有内鬼泄露了我等行踪,还是速回向主公禀报为好”黄盖想了想还是决定撤退,现在可不是成匹夫之勇的时候,再这离江夏最近,谁知道一会曹军援兵会不会来到时候想走都走不了了

吕蒙恨得咬牙,这是他为将第一次战败无奈憋屈各种心情涌入这个年轻将领心中,他最后唯有不甘长叹一声,然后大声怒吼“全军撤退速撤”

曹兵自是不会让江东军轻易离开,不过江东水军毕竟人数众多,在让其又付出了数千人的代价后,鸣金之声从后方传来,徐晃等将一声令下收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