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怀孕(1 / 2)

熹平四年公元15年春,丁瑶在某日早上吃饭时突然干呕,曹操命人请了大夫,检查出她已经怀了一个多月的身孕。丁瑶想起当时曹操知道这个消息时挥退下人抱起她原地转了三圈,嘴角牵起她自己也不知道的温柔笑意。邹氏和曹嵩得知也是哈哈大笑,曹嵩更是得意丁瑶是自己看重的儿媳。

于是丁瑶在二老的要求下,将家务交给了邹氏,自己安心养胎。只是,那些里女主修仙怀孕简单是怎么回事她自己可是丝毫没有觉得简单啊,精神疲劳特别容易困不,平时喜欢吃的东西现在一看见就恶心,总是感到饿可是一般的东西吃了就吐丁瑶两世四十岁的年龄,第一次碰到这么辛苦的状况,这时她的仙术什么的都不管用了,最多能缓解一下气温的影响和心里的烦躁,再有就是气色要比一般人要强。

丁瑶怀孕三个多月时这种情况才开始缓解,只是仍然易困,丁瑶能感受到她腹中的生命吸食自己的精神力才导致困倦的,当然它每天消耗的精神力对于丁瑶来讲并不伤害身体。丁瑶有时也在想,记得现代时候很多神话故事里的大神们出生就十分逆天,她肚子里的不会也是这样吧丁瑶四个月将胎位坐稳后,开始进行每个穿越女怀孕时都会做的胎教。

每天早上遛一遍院子,上午读一些诗经六韬史记之类的书,中午用饭注意营养搭配和孕妇忌讳,下午憩一会听乐师弹几首悠扬轻快的曲子,曹操休沐或者每天回来也会配合着胎教。等晚上曹操熟睡了,丁瑶就用药粉让他睡死,自己进空间修炼。丁瑶不敢在空间呆太久,一两个时辰就出来,她可是怕呆的时间长了孩子没几天出生就坏了。

不得不,她对架空的曹操表示很满意,到目前位置她还没有发现他历史上陋习,她怀孕了也没有出去纳妾,反而每天抽时间陪她,晚上也宿在她房间里,对她也很细心,比现代的模范丈夫也不差什么了。丁瑶渐渐发现每当自己身边有他陪着时就感觉十分安心,她想如果自己结婴时他仍然如此,就试着接受他爱他。

日子一天天过去,各地也会传来灾害或者叛乱,但作为京都的洛阳依旧风平浪静,她隐约感觉这是乱世前最后的平静了,再过几年九州大地将战火连天。她怀孕期间也见了几次客,夏侯惇的新婚妻子王氏和曹纯的妻子张氏,也算交上了朋友。

丁瑶怀孕七个月时,一个消息将她雷的外焦里嫩曹操被任命为豫州今河南南部、东部、安徽北部、江苏西北角及山东西南角牧。

史上记载,公元15年曹操因五色棒时间而得罪宦官被贬顿丘河南清丰,如今他却成为一方州牧相当于今天的省委书记兼省长兼军区司令和政委,这是歪到怎样的历史啊于是当曹操忙碌了一天应付完恭贺他的官员回家时,就发现自己大着肚子的妻子正眼巴巴的望着自己。他皱了皱眉头,上前牵起她微凉的手,训斥道“虽是夏天,晚上在外面着凉怎么办”

他看着她毫不在意的表情有些无力,等进了屋看着她讨好的给自己倒了杯茶又眼巴巴的看着自己时,不由失笑“夫人可是有事问为夫”他听到娇妻问他升官的问题时才有些了然,“为夫以前便是典军校尉,蒙陛下看重,这次因张常事念及祖父,加上父亲帮衬,讨得了豫州牧一职。”

曹操的很隐晦,但在丁瑶看来他就是在“你老公我贿赂了张让让他好话,加上祖父曹腾服侍过先帝,曹家根基又在豫州,加上曹嵩的支持和让出太尉之职,最后汉灵帝这个糊涂皇帝就同意了。”丁瑶白了他一眼,她还懒得管什么政事呢。曹操在一旁苦笑了一下,他没有的是早朝时袁家的刁难和阻碍,要不是买通了张让等几个皇帝心腹太监加上父亲让出太尉事情又怎么能那么顺利这一世,他不再向上辈子一样傻傻的得罪人了,想做的事都要暗中去做才好。

曹操呼出口浊气,将烦闷抛开,拥着娇妻坐在榻上,嗅着她身上的美好气息,愈发觉得这一世美好的像梦一样。他看着丁瑶有些困倦的脸,揽着她躺好,手轻轻的揉捏她因怀孕而有些肿胀的雪白腿,看她羞涩的想抽回腿最终因为舒服而任他作为的可爱样子,觉得心中填的满满的。

第二天,皇帝的诏书正式下来了,任命曹操为豫州牧并且平定豫州周围的山贼匪患,三日内启程。曹家上下接了旨意,邹氏开始打点起行装来。来曹操有些犹豫要不要等丁瑶产子后再走的,只是丁瑶不想因为自己耽误两个多月,再她修了仙,身体好得很没有那么娇气,便劝曹操启程。熹平四年秋,曹操正式上任豫州牧,正式有了自己的地盘和实力,为日后乱世奠定了基础。

来到豫州他们并没有回沛国谯县,而是直接去了许昌的豫州牧府邸,倒是曹腾和邹氏奉命告老回了谯县,丁瑶虽然也有些不舍,毕竟二老待自己不错,但同样有些轻松。婆媳相处她有些紧张的。丁瑶到州牧府没几天,就见到了来看望她的夏侯氏和嫂子刘氏,夏侯氏絮絮叨叨的跟她一些生孩子的要领经验,又嘱咐她不可任性之类的话,让她十分感动,果然亲情是最有爱的。

刘氏在一旁打量了自己只见过两次的姑子,见丁瑶气色颇好,倾城面容带了一丝母性光辉愈加迷人,不由十分羡慕,她和丁浩成亲4年尚未有子,尽管公婆和丈夫体谅并未让丈夫纳妾,她仍然压力很大。丁瑶用神识扫了一眼刘氏的情况,发现除了身体有些瘦弱外没有太大的问题,想是机缘没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