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长子曹昂(1 / 2)

曹操终于听到了婴儿的洪亮啼哭,才把心放下了一半,他看见稳婆兴奋的抱着个襁褓出来道喜“恭喜大人,是个少爷,母子平安。”曹操哈哈大笑,命管家赏了稳婆和所有下人,才傻笑着接过儿子。

不同于上一世的曹昂,这个孩子并不红皱,反而白白胖胖,他抱着这个胖墩估计自家儿子得有8斤现代的斤哈,汉朝什么的太麻烦了重,胖子眉目已经长开了,或许是男孩肖母,他生的极为标致,不过细看能够看出和曹操有6分像。

婴儿冲着曹操啊啊的叫着,圆溜溜的眼睛十分有神,这个孩子极有精神,一点也看不出有想睡觉的意思。曹操感受着骨血相连的亲情,他的眼神温暖而复杂,上一世自己的过失让长子逝去,而这个孩子,他和瑶儿的孩子他定会护好。

曹嵩和邹氏也从沛国赶来,曹嵩抱着孙子乐的合不拢嘴,他给祖宗牌位上了香,亲自定下了曹昂这个名字。曹操吐出一口气,他的子修又回来了。曹府的婢女突然感觉老爷自从少爷生下来对她们越来越冷漠了,她们没做错什么啊,老爷好可怕啊。不得不曹昂就是一个隐形灯泡,只要曹操看见他就能想起上辈子的美色误人,然后更加不近女色,所以曹昂童鞋乃真的和你母亲一心。

丁瑶自榻上转醒时,便看见身边正逗着儿子的曹操,她舔了舔干涩的唇“什么时候了”曹操一惊,忙扶她起来靠在丁瑶自制的软垫上,又亲自倒了杯温水给她“你睡了1晚上了,现在是第二天早上。”丁瑶喝了水应了一声“你怎么进来了,不是产房”她的话被曹操打断“莫要讲究这些,为夫向来不信这些。”

丁瑶心中一甜,从曹操手里接过了儿子,她打量着自己的孩子,只觉得哪里都好看,看到胖子吸吮起她的手指,想到他定是饿了,便解开衣襟露出白嫩凑近了儿子的嘴。她慈祥的看着儿子喝的欢实,一偏头却想起旁边还有个大色狼,不由懊恼。白嫩的脸上染上了一抹红,看的曹操大咽口水。他凑到娇妻的耳边,灼热的气息让她的脖子和耳朵都染上了红色“瑶儿,等你出了月子,可要好好补偿为夫。”

丁瑶脸爆红,嗔怒于他的调戏又惊悚的发现他对自己的称呼变了,她打了个冷战,瑶儿神马的她补脑无能,好像诛仙里女主角就叫瑶儿月子里洗澡神马的更加没有,她坐月子时候根不可能身边没人,她忍受着无法洗漱的痛苦,只能每天简单的擦擦头发身子,于是她不让曹操进屋了,她承认她迁怒了。

等到她终于出了月子,便支开下人痛痛快快的在空间里洗了个澡,发现身体又有些杂质,她一运功,悲剧的发现自己的修为掉到了金丹后期。她深呼吸,孩子神马的果然是来讨债的。丁瑶在空间里运了好几个大周天才排解了掉落修为的郁闷,这样也好,根基会更加扎实出了空间她让人把屋子里的洗澡水倒掉,正准备睡个回笼觉,却发现某人一个箭步冲了进来,抱起她冲向了榻上,直到她被剥光进入时,脑子里还在回荡着“他怎么憋成这个样子”。

丁瑶再次醒来已经是转天早上了,这个可恶的男人昨天要了她一个晚上,不论她怎么求他他都无动于衷,最后貌似是她被做晕了她拖着酸涩的腰叫婢女进来服侍,面对玉漱她们的偷笑她真的很无力,毕竟正主都不在了。她盘算着这几天让他睡书房。

儿子的洗三满月她都没能主持,因此此刻抱过又胖了一圈的包子表示十分惭愧,她拿出怀孕时做的布偶玩具给儿子玩,时不时的在包子脸上啃几下。她知道儿子的名字就是悲剧的曹昂时到没什么想法,毕竟她不是历史上的丁瑶,曹操也不是,她相信她们能护好儿子。

日子就在丁瑶教导儿子中平淡的过去,期间曹操总是将包子扔给邹氏照看然后抱着丁瑶滚床单,丁瑶想不明白他虽然不是天天做也算够频繁了,他怎么就不肾亏呢包子曹昂不愧是丁瑶期待的大神,他个月就开了口且吐字清晰,不到一岁便能走路了,丁瑶能肯定自家儿子不是穿越重生之类的,把他归结为天资的问题,随之而来的抓周,全家人都表示要大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