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如此‘三英’(1 / 2)

丁瑶在曹操身后,偷偷打量着在场的每个人,争取把他们的样貌认下来。她重点关注了几个以后很牛的诸侯,先是孙坚,这位大哥和曹操一个年纪,长得却英武非凡。他少年成名,后来更是参加了黄巾起义。前一阵他逼杀了荆州刺史王睿,当没有能向历史上再杀南阳太守后被表豫州刺史同袁术一起会盟,只被表为奋威将军。

另外丁瑶好奇的就是公孙瓒了,公孙瓒相貌俊美,高大勇武,同外族多年斗争可谓边关安定的功臣,他是卢植的弟子和刘备是师兄弟,丁瑶扫了眼他身后的几个人,激动了。她终于看见云云了,这位白袍将约莫20出头,剑眉星目,端的是一个帅气逼人,他手提着一把白色的普通长枪,目光坚定沉稳。而他后面的那个耳朵比较大的白面书生样的青年应该就是刘备了,其实刘备卖相要比曹操强多了,人家身上就带着一股亲和力,如沐春风让人心生好感。

因为曹操坏了人家结义的姻缘,他恐怕只有张飞一个兄弟了。果然他身后的一员武将黑脸长相威猛,虽没有老罗写的那么夸张但丁瑶真心没看出来他哪点像书生来着。没有了关羽刘备过的并不好,张飞又是个莽汉不懂军事谋略,再加上刘备身才能也不出众,黄巾起义组建精兵也破费了一番心力。

后来打黄巾军时也没有太大的功劳,也没钱贿赂,就一直混了个低级的官职。后来刘备为了更好的出路,就投靠了公孙瓒,借着这次讨董卓希望能积聚名声。刘备人才紧缺,他雷达一样的眼睛可是毒的厉害,一眼看出在公孙瓒帐下并不受重视的赵云是难得的武将,这几个月展开了套近乎的攻势,可惜他这个时候名气并不大,赵云也只是觉得他是个难得的好人。

被发了好人卡而不自知的刘备同时也把公孙瓒腻歪的够呛,他虽然不看重赵云,可是这当面挖人墙角啊有木有到底刘备还是着急了,年近三十文不成武不就让他十分郁闷。

曹操一直分出注意力关注着自家娇妻,看着她顶着平凡的脸眼珠却灵动的很,不由失笑。但等他看到丁瑶的眼珠兴奋的落在赵云身上时,忧郁了。赵云他是知道的,上辈子就因为自己爱才的毛病让这个子在自己地盘安然无恙的退走,不过曹操挺欣赏他的,有勇有谋,忠心不二。

可惜跟了刘备明珠暗投,前半生奔波,后半生给刘备当了好几年的侍卫,等刘备死了才显示出卓越的才华。曹操来就打算一会找个时机跟公孙瓒把他借过来,不过这会他看见自家妻子崇拜的看着赵云时不爽了,决定以后一定把人调派远远的打仗,省的给自己添堵。

赵云不知道他已经被几个人惦记上了,公孙瓒已经开始怀疑赵云了,觉得赵云看到刘备拉拢却还那么好声好气,是自己有了想法。而刘备则心花怒放觉得自己努力有了回报。只有曹操知道其实这孩子就是脸皮薄不好意思拒绝人家。多么纯良的孩子啊,他以后一定要好好的物尽其用,可不能浪费。

转天两军阵前叫阵,这在古时叫做斗将,丁瑶一直不明白为什么要这样呢一鼓作气全军冲上去不就得了最后把他归结为暴力美学。不管丁瑶怎么yy,斗将开始了,董卓派出了大将华雄,华雄的武力值接近一流,先后杀了袁绍刘岱等几个诸侯的手下大将,诸侯联军士气低落下来。

袁绍道“不知诸位帐下哪位英豪可斩此獠盟主毕重赏”曹操眼睛瞄了瞄关羽,他还是想再上演一出温酒斩华雄的,果然,关羽面带意动,抬眼见曹操笑眯眯的看着他,红脸不由更红了。曹操出列拱手道“盟主、各位,曹操帐下有一将定能斩此人。”

他让关羽出列,众人打量关羽半响不由被他的气势折服,刘备更是眼珠都定在关羽身上了。关羽跟了曹操,没像演义一样因为身份低被嘲讽,曹操果然命人取来一杯热酒主动给关羽助威,关羽不由感动非常,却是沉声道“主公酒且斟下,云长去去就来。”关羽提着偃月宝刀出了帐,飞身上马战华雄。华雄的武力值和关羽是没法比的,不过数十呼吸便被斩下马。关羽回了帐,那酒仍冒着热气,他一口喝干,眼中闪着激动,无疑日后他关羽的名号会逐渐传开。

诸侯们面目表情各异,心中皆有算计,而武将则有些羡慕关羽,主公如此抬举武将如何不感到羡慕那些不得志的武将们暗自将曹操的名字记在心里,这个曹孟德,是个爱才的人啊。刘备面无表情,眼中却是精光一闪,这个曹操日后定是我刘玄德的大敌。他暗自打算回去后挖掘曹操的信息,他才能不高但对人心却极为了解。关羽斩了华雄,诸侯士气一下子上涨,曹操也没有因此傲气自大,反而恭维了袁绍几句,得到了不少好感。

这边庆祝胜利,董卓那边却是人心惶惶,董卓有些坐不住了,他的兵可没有诸侯联军的多,若不能在气势上压倒对方,这仗就没法打了。谋士李儒见他如此,心中也是叹息,董卓当上丞相后一日比一日堕落,再没有当初河东霸主的气势了。

他上前提出让吕布为将,见董卓有些迟疑便道“吕布的武艺绝对称的上是顶尖的,他的原来曲部都被大人打散了,没有权利害怕吕布反您不成”董卓一听也是,就即刻命令吕布上虎牢关战场。吕布跪地谢恩,眼神却幽深暗沉,他当然明白董卓惧怕自己的武力一直冷藏自己,如今已经没有退路便把自己推了出来。

他的心十分冰冷,董卓待他交出兵权后就将他杀死丁原的事实添油加醋的传遍了整个洛阳,现在每个人看他的眼光都带着不屑,手下兄弟的质问他也无从回答。他眼中闪过一道利光,董卓且看谁是最后的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