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修生养息(1 / 2)

初平二年六月,曹操击败了袁术,占据了兖州,此时的他已经成功的拥有了两州之地。李傕和郭汜惧怕曹操,封曹操为镇军将军,正二品,授都亭侯。曹操升官了,豫州兖州上下都很高兴,这意味着在曹操手下混饭的人俸禄和官职也能升了。曹府丁瑶也很高兴,曹操的俸禄多了以后就有钱给曹昂几个娶媳妇了。好吧,总之在两州一同欢庆的时候,曹操大手一挥以内政为主要政策建设两州,于是文臣们忙了武将们闲了。

值得一的是,曹操终于没能劝住他的父亲大人,曹嵩和邹氏夫妻在曹操击败袁术后不久去了徐州访友。对此,丁瑶夫妇忧郁了,丁瑶用灵池里的一片莲叶做了两个护身符给这二老带上,这个卖相颇好的护身符具有能够无声无息的抵挡一次致命伤害的功能,曹操阻止不了这俩人就只能嘱咐曹嵩把护身符带好后安排曹洪带着戏志才和几个亲卫跟随保护两人。

看着车撵渐行渐远,他有些感叹,历史果然不是人力可以完全逆转的,上一世曹嵩这个时候还位居太尉后来从徐州投靠曹操时拉了十几车的财宝,也难怪有贼人不安好心,可惜他纵然是一路杀向徐州也挽回不了老父母的生命了。

丁瑶知道他的担心,拉拉他的手表示安慰,她可是不太担心这两老,先不给他们的护身符,就是曹操如今的实力就不可能让两老出事。在完事俱全的情况下,曹操没有阻止二老访友也未尝不是一次给他借口打徐州的机会,丁瑶翻了个白眼,政客阴谋神马的她最讨厌了。

她有些好奇的问曹操“你上一世真的屠了徐州城”丁瑶用眼神控诉着他,眸光中有着带着揶揄的你好残忍。突破元婴后她的心真的硬了,而且诸侯讨董时见过了乱世之后她似乎开始理解战争下流离失所的情况了,当然她也不太相信曹操真的屠城了。

曹操瞪了她一眼“怎么可能往徐州城一路走来多少人就是杀鸡也得好几天啊,当时只是把陶谦的部下士卒全部杀死,普通人根没怎么杀害,可惜流言可畏,那些老百姓口中我就成了大魔王了。”丁瑶默然,她记得以前上学时老师将三国时就过屠城的古代和现代意思有区别,现在听曹操一才明了,可是即使如此她也越发感觉到人类生命的脆弱。

曹操赔了丁瑶用了午饭,然后就向丁瑶辞行,他要去兖州坐镇,刚刚战争后有许多事情等着他做。没过几日曹操就来到了定陶,这次他随行带着荀彧和刘晔,总得有几个处理政史的谋士啊。

州牧府中,荀彧向他潇洒的回报了这次战争的情况“主公,此次与袁术交战,我军伤亡000余人,其中阵亡2300人,其余有1500人重伤残废无法返回军营”

荀彧不愧是王佐之才,短短几日就将这次战争的数据搞明白了,随着他的话音未落,兖州当地的官员不禁发出了惊诧的声音,他们怎么想也无法想象这个结果。在他们的思维中,五万人对抗十几万人,即使是能战而胜之也一定会是一场惨胜。让曹操入主兖州这些人当初也只是迫于无奈,原想着看曹操和袁术鹬蚌相争没想到伤亡不过000人,这让他们无法接受。

曹操眼中寒光一闪,他早就知道这帮人没有真心投靠他,他心中冷笑,等他腾出手来定要把兖州的官员收拾了。他坐在那里面色不动,其他人除了荀彧等智谋过人或者了解他的人外,都猜不出他的想法。

一时间,场面有些僵持,这时,兖州士人中出了一位青年,他面容清俊眼中闪着睿智,他从容开口,声音不急不缓“陈宫在此恭喜明公,明公的士兵如此精锐,难怪可以以五千之众对战徐荣三万西凉铁骑,陈宫佩服”曹操脸色稍霁,可算有个识趣的了,陈宫话的时机和内容不但解除了兖州官员的尴尬,也恭维了曹操,同时也隐晦的告诉那些兖州的官员,当年曹军仅凭七千人就能对抗三万西凉军,现在的五万人用极的损失击败实力远逊于西凉军的袁术军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曹操心里知道陈宫这个人颇有才智,当然和郭嘉等人无法相比,可惜此人功利心很重,他发现在曹操这里无法成为他的一言堂后果断的背弃了曹操,在曹操征讨徐州时联合了吕布捅了他一刀。当然自古成王败寇,曹操的内心也不怎么痛恨他,道不同不相为谋就是如此,这一世他也没打算报复他,看陈宫怎么选择了,如果他识趣日后提拔他也并不是不可能,可是如果他仍然和上辈子一样背叛他,不得陈公台此人就将在这个世上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