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壮大(1 / 2)

曹操最近很忙,首先是讨伐董卓后收缴的西凉兵和徐荣,徐荣最终归附了他,毕竟董卓已经死了,他的忠心也不会对着一个死人表达。然后是曹操派人从东观救来的书籍,足足装了好几车,曹操把这个任务交给了卢植还有丁浩丁瑶的哥哥,记得吗,丁浩也算颇有才学,在卢植归附曹操后居然受到了卢植的看重,于是他拜在卢植的门下,整理书籍的事情正好先给这几个人干。

至于程昱正忙着处理军队的文事,根没工夫管这些,曹操数次感叹这个年实在太难过了,郭嘉荀彧你们快点来吧

除了书籍,曹操还要准备应对即将到来的袁术,他和程昱两个人一直都在商量如何打这场丈。曹操重生以后不喜欢打仗,尤其是他知道五胡之乱后就更不想内战了,所以他决定以后打仗一定要果决漂亮,能不战而屈人之兵更好。他一连数天都在处理曹军的事物,连自家的府邸都没有回,刚刚开始的曹军虽然比历史强大许多但仍然弱,他必须要谨慎。

等他好容易解决完事情回家过年时,发现妻子身上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就美的倾城的容貌似乎更美几分,周身的气质却没有再超凡脱俗,丁瑶似乎变得极为内敛,在那里几乎要和周围环境融为一体。曹操呆呆的看着丁瑶冲他嫣然一笑,这一笑似乎打破了周身的宁静,他的灵魂几乎要迷失在这一笑中,曹操心中一惊,龙皇决暗中运转才将刚刚的感觉驱除。

曹操心中隐隐有了考量,上前一步在对方的惊呼声中抱起了她,他不喜欢丁瑶独立于人世外的感觉,只有看到她平静的表情被自己打破才有了一种真实感。他嗅着她诱人的清香,问道“瑶儿结婴了”他看到妻子不好意思的一笑,心里也没有了火气,只是长叹一声把人圈的更紧。

丁瑶结婴的喜悦慢慢淡了下来,她窝在他的怀里感觉到曹操的不安,她冰雪聪明一下子明白了症结所在。丁瑶暗自责怪自己,主动凑上了自己的唇,被对方急迫的吸允回应。双唇分开,丁瑶喘息着靠在他的肩膀,眼神迷蒙却带着柔情“我只是刚刚结婴没有办法控制好自己的气息罢了,孟德,你我要携手一生,而我还要为你生儿育女,会永远陪伴着你。”她第一次像言情一样了情话,脸色泛起诱人的红润,曹操看的心头一热,满心是得到她的承诺的喜悦。他横抱着她上了榻,这一次没有进空间,两人的心却无比贴合。激情中交缠的发丝分不清彼此,汗水和喘息夹杂着双方浓浓的爱意,这一夜,他们的灵魂真正的交融。

第二天早上两人起晚了,但丁瑶惊喜的发现自己的心境和修为又有了增长,已经彻底稳在了元婴的初期。曹操修为增长的比较明显,他只差一步就到达元婴,心境和丁瑶一样进入了化神初期。曹操揽着妻子正想甜甜蜜蜜的吃个早餐,却被管家曹海打断了气氛。曹海看着自家大人黑黑的脸色,心中委屈老爷啊是您让我马上通知您的。曹操一问,终于知道原来是他等待已久的谋士们终于来了。

州牧府,曹操的核心武将谋臣坐在两边,只是谋臣这列今天却多了5个人。君子如玉的荀彧、严谨谦恭的荀攸、低头沉思的戏志才、椅子上笑眯眯的郭奉孝还有郭嘉拐带来的谋士刘晔刘子扬。

曹操恍然,他怎么把子扬忘了上辈子的投石车就是人家造的,刘子扬的大局观很优秀,虽谋略略逊荀彧他们一筹,但也算是一流谋士了。曹操笑眯眯的听他们介绍自己然后表达了自己的热情欢迎,接下来便是旁观程昱对他们的考校。

这个时代臣子择君君主同样择臣,为了考量郭嘉他们到底有多大分量能耐,程昱便出来考校,问的都是民生等方面的政务或者战略战计。荀彧等人沉着应对,约莫1个时辰,程昱才面带微笑的对曹操拱手“恭喜主公得此贤才,大业必成。”

曹操哈哈一笑,举杯道“我曹孟德得诸位相助乃三生幸事,文若乃吾之子房也,公达乃吾之谋主,奉孝乃当世鬼才,子扬志才乃吾之臂膀,今得诸位相助如鱼得水也。”荀彧几人听到曹操的评价都很欣喜,谋士们最希望的不就是主公能听取他们的计谋吗同时他们也对曹操善于把握人心和识人只能感到佩服,尤其是他们曾拜访过袁绍袁术的谋士武将,现在和曹操一对比,实在是天差地别。

曹操第二日便在州牧府设宴为5人接风,同时也是让曹军上下都熟悉这几位军师。曹操这个老板当的真的不错,对待员工很大方,不仅给他们制备了较好的住处还派人把他们的妻子家人接来。宴会上更是美酒佳肴毫不吝惜,曹操重生后很少叫歌妓,他见郭嘉几人暗自奇怪便解释了自己的风俗。

这几人才明白曹操是特意营造这种同僚间和谐的气氛的,美酒佳肴大多都是曹操的产业自己掏的腰包。荀彧等人感动的同时也深深的感到惊奇,他们来到豫州集团不过2日,却发现这里有着比其他诸侯更加英明的规定和广阔的前景。

宴会持续了一天后正式工作,黄忠赵云等人也是逐渐了解了新来的几个军师,不得不荀彧荀攸是5政治0的牛人,不过几日就将曹操的政治军事处理的井井有条,而郭嘉则是偏重于军事战略,对于军事的见解一针见血。刘晔和戏志才也展现了他们文人智士的风采,不过几日,全军上下无一不对5人敬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