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袁术称帝(1 / 2)

曹操喜气洋洋的穿上丁瑶给他做的新衣服,这是件料子极好的宝蓝色长袍,丁瑶加入了现代元素让它看起来更加大方潇洒。曹操摸摸柔软的面料,谁也不知道这件华美的衣袍有着非同寻常的防御力。他自是喜欢可惜丁瑶只有在某些特定日子才给他做,这件正是新年礼物。

丁瑶看着他自恋的挺起胸膛后又幽怨的看向自己,嘴角不由抽搐。这个男人每年都和她讨价还价,其实他的衣服够多了啊,每年她都会给他做三套以上的衣服,积累到现在也有三十套左右了,她又不是绣娘即使空间有大把的时间也不想花在这个上面啊

丁瑶无奈一叹,还好她这次早有对策。她不动声色的淡淡道“我怀孕了。”语气就像吃饭一样平淡,不平淡也不行啊,这都几个了丁瑶内心麻木的安慰自己这是最后一胎,最后一胎了曹操没反应过来“即使瑶儿怀孕了也不能抛弃”他话到一半猛地睁大眼睛,脸上带着喜色“你你怀孕了”

丁瑶十分淡定“刚刚满一个月。”曹植才三岁,她居然又有了天知道她多想掐死这个混蛋,要不是他这么努力,她何以至此她发现怀孕正是一个月前大年初一,那天晚上她突然梦见上古仓颉竹木造字,醒来时就感觉到腹中微弱的胎息。丁瑶一叹,她的儿子们没有一个简单的。

曹操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变化,极其贤惠的把丁瑶按在座位上捏肩揉背,他确实极为希望瑶儿给他多生几个孩子,曹操盯着丁瑶平坦的腹,十分纠结。一方面他希望要一个女儿,毕竟他上一辈子女儿就少,另一方面这个孩子的异象似乎就应该是他的爱子曹冲了。

丁瑶眯着眼睛享受,等生完这一胎她就准备化神了。曹操这家伙因为地盘越来越大了,修炼也特别快,现在居然已经达到了化神初期巅峰,差一步就达到中期。丁瑶各种不平衡,凭啥自己就是最普通的五灵根这个时候丁瑶也不想想若没有五灵根,她恐怕还得不到空间呢。

曹操陪着丁瑶在豫州度过了上元便开始筹划迎接献帝的事情了。来他对迎接献帝可有可无,但是周瑜等人都纷纷赞同迎接天子。一方面是增加曹操的威望,另一方面则是不能让天子掌握在其他诸侯手里。

然而还没等曹操准备好迎接献帝,一个消息惊动了天下所有诸侯扬州的袁术称帝了

曹操得到这个消息是在兴平二年的三月里的一天晚上,他连夜召集谋臣武将商讨此事。丁瑶也被惊动醒来,她迷蒙的双眼在听到这个消息后一下子瞪大了,这袁公路是在找死吧汉朝就算行将就木但积威仍在,连曹操都要谨慎行事,这袁术居然蠢到这个地步

曹操也有些诧异和不可思议,他穿好衣服将丁瑶重新塞回被子,轻轻道“你接着睡吧,待会我和子修子恒直接去州牧府议事,恐怕明天晚上才能回来,自己按时吃饭有事情让丫鬟做,看书时间要控制”

丁瑶扶额,这人又开始喋喋不休了。每次她一怀孕就要交代这那的,虽然她十分感动甜蜜,可是有必要每天都重复一遍吗难道曹操其实是闷骚男之类的丁瑶脑子里突然出现现代版的曹操穿着围裙在家里当家庭主夫的画面,浑身打了个激灵。

曹操看见他的爱人又走神了,表情看向他分外诡异哪能不知道这个女人又在补脑过度了。他没好气的敲了丁瑶光洁的额头,看她不满的瞪着自己的可爱表情,直接凑过去吻住。他这么罗嗦是为了谁啊曹操报复性的在丁瑶的唇上咬了一口,然后满意的大笑着离开。

豫州州牧府,曹操高居主座,左手边荀攸荀彧,郭嘉周瑜,程昱戏志才贾诩俱在,右手边是赵云关羽、张辽吕布还有夏侯兄弟曹洪曹纯等人。基上除了远在兖州的黄忠于禁高顺刘子扬以及徐州的陈登父子李典曹仁等人,基上全在大堂上了。哦不对,还有在门外的许褚和典韦两个门神。

起许褚就要提到挖掘他的伯乐曹纯了。曹纯是虎豹营的总指挥,有天他带着虎豹营进入深山训练时发现了带着村民狩猎的许褚,曹仁被其勇力所惊便将其推荐给曹操,于是曹操的侍卫门神由一个人变成了两尊。

暂不提许褚典韦,曹操等人都坐好后命人上了茶点,此时豫州的议事用的是会议桌椅,墙上挂着丁瑶手绘的豫州地图。曹操让曹昂和曹丕坐在文武末座,然后示意荀彧会议开始。

荀彧起身,一贯的文雅潇洒“我方探子回报,袁术早在讨伐董卓时抢夺玉玺后就开始暗中筹划此事,袁术虽然没有立刻称帝但是早就制造了违制的东西。如今他地盘被瓜分了不少却不知道为何突然称帝。”

程昱鼻子一哼冷声道“不过是狗急跳墙罢了,当真以为称了帝有了玉玺就能制衡天下不成滑天下之大稽”曹操点头,看向其他谋士。郭嘉点儿郎当的倚在椅背上,嘴里正嚼着一块桂花糕,不愧是主公家出品,真是美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