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宛城终(1 / 2)

贾诩面色难看,他虽然当初想到可能会败给曹操但却没想到这么迅速。他很快意识到自己被曹操摆了一道,因为该烂醉的关羽张辽以及刚刚睡着的郭嘉都在曹操身后好整以暇的看着他,脸上更是挂着古怪的微笑。

贾诩深吸口气,一向自诩聪明的他居然会败的如此彻底。他自嘲问道“不知曹公如何识破诩的计谋的”曹操干笑,他能是上辈子被贾诩骗了一次吗曹操面上丝毫不显,淡淡道“先生之计的确周密,只可惜先生算错了三点。”

贾诩抬头,眼神亮的惊人“愿闻其详”曹操缓缓道来“其一,是张绣和先生投降的太痛快了,不仅在下军师觉得异常,连曹某都有些怀疑。”这倒也是事实,因为在一开始郭嘉就提示过恐其有诈。

曹操见贾诩点头接着道“第二便是这两天张绣将军运粮的车实在是太多了。不光是车辙印不像米粮之物,连运粮的军士也是过于警惕。”曹操看到贾诩恍然大悟的表情嘿嘿一笑,出了其三“第三点就是先生没有了解我曹孟德的性情了,这一辈子曹孟德并不是好色之辈,何况家中娇妻尚在,先生怕是算漏了这一点。”

曹操出娇妻之时眼神变得温柔,连贾诩和张绣之前有些怀疑的人都不由长叹一声,这曹操居然是个专情之人。张绣被关羽押着此时不由出声询问“不知在下的婶婶何在”张绣终于不是冷血之人,虽然这位婶子张绣十分不喜欢。

曹操面色冷漠,一挥手士卒拎上来被绑着的邹夫人。此时的邹夫人早已没有宴会上的娇俏之感,披头散发,脸上苍白布满泪痕,双目中看向曹操泛着强烈的恐惧。曹操冷笑,刚刚在帐篷里居然想要爬上他的床,岂不知他曹孟德的怀中只能是他的瑶儿的身体。何况是这种趋炎附势的女人,和她做戏都嫌脏了帐篷。

不得不这一世的曹操对其他的女人真的做到了不假辞色,男人虽然花心但有的人一旦动情,往往比女人更加专一。历史上一直冷情冷性的枭雄曹操无疑就是这样一种人,曹操对待邹夫人毫不怜香惜玉,也许只有在丁瑶面前他才能露出温柔之色。

曹操暗中命令埋伏的夏侯惇和乐进也将张绣的士兵团团包围,面对曹操如此周密的布置,贾诩终于不得不承认,此次行动彻底地失败了,那么他将要依照曾经的诺言彻底为曹操工作后半生,只是曹操还会招揽他吗贾诩看着曹操周围的郭嘉,想到传言里曹军六杰的名号,生平第一次感到了沮丧。

主帐中,曹操亲自将贾诩扶起来并将张绣绳解开,曹操坐在主位上,丝毫不担心张绣会暴起伤人。开玩笑,一旁门神一样的关羽等人是干什么的何况他也不相信张绣有这个胆量。曹操放缓语气,淡淡问道“不知先生和张绣将军可愿为曹某效力操不才定会让二位大展才华,望二位助操清平战乱、匡扶汉室”

曹操大义凛然,一番话的张绣热血沸腾。张绣大吼出声,单膝跪地“绣愿意为曹公鞍前马后,为大汉征战四方”这个单纯的娃没有看到郭嘉等人惋惜怜悯的眼神和贾诩恨铁不成钢的表情。郭嘉摇着扇子,心里叹息哎,多好的年轻人啊,就这么被主公奴役了。

贾诩嘴角抽搐,张绣你那个眼巴巴的看向我的眼神是什么意思虽然他决定为曹操效力,可是也不想被人压榨啊,他和郭嘉聊天的时候可是知道曹操对待下属的方案知心主公般的极力关心下属的身体,然后奴隶主一般的压榨手下人的劳动力。可是这一屋子的人都随着张绣看向自己,贾诩心中骂了张绣数遍,面上却僵硬的拱手道“愿为明公效犬马之劳。“他心中默默流泪,可不就是犬马之劳

曹操很快花了数天将张绣的士兵收编到自己的军队,然后准备回许昌的事宜。曹操和郭嘉等人商量,决定将张绣留在此地镇守,反正张绣投降这件事情没人知道,对外就称张绣击退曹军好了。曹操等人决定将张绣埋在荆州做一个暗桩,走的时候只带走贾诩。至于邹夫人则被张绣看管起来,但可以想象她的日子将不太好过。

兴平元年十月末,曹操回许昌,动作的没有惊动任何诸侯。待日后诸侯们知道曹操攻打宛城的事情,也只会得到一个曹军败退的情报。

曹操回到许昌先是抓紧处理离开时的政务,并且整合现有军队,曹操想着过完年便去迎接献帝,于是曹操在许昌过了一个十分平静的新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