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成亲(1 / 2)

熹平三年秋,这日正式宜嫁娶的黄道吉日,古代的婚姻程序极其繁琐,概括为三茶六礼成亲,三次送礼即对宾客家人对结婚、做屋等馈赠礼品中要有一项茶叶,“六礼”,即婚嫁过程中的门项进程,包括纳采、问明、纳吉、纳征、请期、迎亲。

丁瑶穿上黑色绣红花儒裙嫁衣,头发绾成如意高髻,配凤冠,整个人散发出一股别于平日的妩媚,丁瑶对着铜镜微微一笑,就倾城的相貌愈加摄人心魄,足上由婢女穿好翘头履,头上带好金步摇珠花等事物。她定定的坐在镜前,心中也徒然生出了一股感慨,今日后她便要嫁做他人妇,两世的第一次婚姻,突然她有些忐忑和期待。

她安慰痛哭的娘亲,对着眼眶也有些微红的父亲,展开完美的笑颜“爹爹,女儿要走了,不能再侍奉您、母亲和爷爷了”她对着情绪有些激动的哥哥丁浩道“大兄,今后娘亲他们就托付给你了。”丁浩忍住心中的涩意,含笑应诺。

丁瑶有些恍惚,她在大堂上,看着对面英挺一脸喜色的男子身上时,也不由莞尔。他与她行了夫妻之礼,便被他拉住了手,今日的他一身玄黑色儒衫,气度超凡。他捏了捏掌中的滑腻玉手,含笑对她低声道“等我。”丁瑶脸色微红,他这算是调戏吗她被送嫁的婢女迎进新房时,才轻轻舒了口气,那一刻,她居然有些动心了。

曹操在外面敬酒迎客,他来者不拒,面对着兄弟朋友们羡慕的目光,心情大爽,想起刚刚袁公路脸上的占有欲和初先是惊艳后来惋惜的表情,又不由黑了脸,他深吸口气,没关系,以后慢慢算账。

曹操将试图看美人新娘的一干无良兄弟赶出洞房,才在喜婆的引导下完成诸多礼节,便挥退所有人,一脸笑意的望着脸色微红的某人“夫人可是害羞了”在某人恼羞成怒的目光中长臂一览将人捞在怀里,怀中温香软玉,他吻住了诱人的口,轻轻吸吮,比想象的还要美好的味道。曹操不再忍耐,冲着丁瑶邪魅一笑“夫人,我们安歇吧。”

丁瑶没有反应过来时就被那人堵上口,然后迷迷糊糊的就被剥的干干净净,丁瑶有些害羞的偏过头去,眼睛却不由得往曹操的身上扫,嗯,还算满意,型男啊,她才发现自己也有花痴的一天,手却抚上了他光滑的胸膛,对面的人眼睛一暗,在她转身欲逃时俯身压住了她,她感受到一双灼热的手在身上游走,灼热的眼神更是让她有些心慌。他不愧称为色中恶鬼,御女手段之高超让她叹为观止,在他极尽温柔下,她软了身子,直到身下一股剧烈的疼痛传来,她一声呜咽,看着他享受的表情,牙咬住了他的肩膀,却换来了他恶作剧般的动作

这一夜,极尽香艳缠绵。

第二天曹操神清气爽的醒来,看着怀里刚刚醒来而有些迷糊的丁瑶,嘴角牵起一抹温柔的微笑,他有些得意自己征战一晚后仍神清气爽,丝毫不知这是因为他夺取了丁瑶的元阴而给他的福利怪不得董永一直要娶七仙女啊。曹操打量着妻子精致的面容,他两世为人从没发现比她更美的女子,而如今,这个女子已经成了他的所有物,想到这里他又亲亲丁瑶水润的唇,却将身体燃起的压了下去,第一次的她恐怕承受不了。

丁瑶慢慢回神,才想起昨夜的疯狂,想到自己修炼十几年的元阴就这么给了人十分肉疼,她屏息将神识投入体内,惊喜的发现自己昨天一晚居然冲到了第三层巅峰,随时可能突破到炼魄期,她想了想,有些恍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