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徐州(四)(1 / 2)

接下来的几天里刘备感觉到了陶谦对他的疏离,一开始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糜竺很快就让他知道了。刘备看着大汉风云久久无语,心中冒出一股凉气让他脸色大变,从没有人能把他的生平写的如此之详细,连他幼年的一句戏言和好美服等习惯都被佐证成为效仿刘邦的证据。

不别的,单这一点如果皇室计较就可以给他按上谋反的罪名,就算他是汉室宗亲也不例外,何况族谱上究竟有没有他他自己也不清楚。

刊物上对他极为赞扬,称赞妙语连珠的往他身上用,可他却感受不到一丝高兴。刘备深深地明白对方在打什么主意了,这些看似是称赞,但无一不揭露了他性格的深沉虚伪,里面提到他有勾践之风见到老师卢植被囚没有丝毫动作更是让他心中发凉。这个时代师徒关系有的时候比父子还要亲近,他若是真的背上这个帽子天下还有何人敢投

最让他心惊的是他根不知道为什么曹操如此看重他,他不过一个平原相,怎么引起的曹操的图谋呢刘备苦笑,但接着却神色不动的放下刊物,对着面露忧色的糜竺安慰道“子仲不必忧虑,无稽之谈而已,清者自清,我刘玄德无需解释。”

糜竺果然面色好转,他和刘备相处了一段,也不太相信他是这样的伪君子,他面露愤色“好个曹孟德,居然行如此之事,还妄想拉拢在下,实在可恶”

刘备心中一动,忙问清缘由,听到曹操是在曹嵩来徐州时和他们联络的更是心中惊惧。刘备心中突然有个念头这曹嵩的事件不会是曹操的计策吧他越想越心惊,曹操这个人已经在他心中和毒蛇猛兽挂上了钩。他心中深恨曹操,但却下定决心,在没有能力之前绝对不能喝此人对上。刘备故作镇定的从书架上抽了书看,心思却飞到了其他角落,却不知道客房的下人看到他拿的那书对他越加敬畏了。那书的名字是众经录。

话分两头,那边陶谦求援,这边曹操也在有条不紊的听着谋士的汇报。军帐之中,文武并列两边。程昱慢条斯理的将探子暗卫传来的徐州动作当众了出来,听到田楷和刘备共计一万兵来救援时,无不是嗤之以鼻。

曹操沉思片刻,看向荀彧“文若,粮草可够”荀彧神色平静回答“主公放心,前日枣祗收到了豫州送来的粮食,去年丰收产量比往年多了1倍,听是夫人的种子。如今运来的加上兖州的余粮足够军队一年的用度。”

曹操听见丁瑶的名字,面色柔和了不少,底下的将领和文臣却像什么都没看到一样神色不变。他们都是曹操的近臣,很知道主公夫人在主公心中的地位,也对主公夫人的奇思妙想敬佩不已,再了他们每个月曹操发给他们的健体药丸、府里的绒毛被子、桌椅茶叶、麻将纸牌都是人家夫人的,俗话拿人的手段,吃人的最短,何况他们每年还要到主公家里吃人家一顿呢所以曹军上下对丁瑶十分满意,私下里把丁瑶当做模范老婆的标准,贤惠、漂亮、能生,就凭这个不纳妾算什么妻管严算什么

曹操环视四周,语气平和“诸位可有良策破敌”曹洪最是冲动,脱口而出“主公给我2万精兵,洪定将陶谦首级取下”他抬头看到曹操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身上一冷缩缩脑袋不敢话了,曹操一直让他长脑子来着,想起上次曹操为了治他的脾气把他关在屋子里抄了百遍六韬的事情就不寒而栗。

郭嘉摇摇手中没几根毛的扇子悠悠接口“其实子廉将军的也有理,我军兵强数倍,粮草充足强攻虽然损耗颇多但也是个办法。”他摇摇扇子,掉下两根羽毛,这扇子是丁瑶让郭嘉老婆给他做的,她想看羽扇纶巾,等诸葛亮怕是得在等十年了,只是郭嘉这个浪子和羽扇纶巾的形象十分不符。郭嘉环顾四周,轻轻一笑,神色从容潇洒“只有一点我们不得不防,那便是”他话未出口便和荀攸荀彧目光一对,齐声道“吕布”

吕布自从董卓死后离开了长安,后来长安被李傕、郭汜占据。吕布则率领残部投袁术,袁术恶其反复,拒而不受。后北投袁绍,袁绍与吕布联手供击常山张燕的黑山军,大败黑山军后,袁绍忌惮吕布军的战力,欲杀之。吕布查觉其意,弃袁绍而奔河内,投太守张扬去了。袁绍令众追之,众皆畏惧,莫敢逼近吕布。

曹操早就知道吕布是个威胁,但他不能是前世就知道了,只有笑着假装不知,询问道“公达,吕布现在在何处”荀攸想也不想,立即恭敬答道“现屯于汲县、获嘉二城。”众人一凛,这个位置可是离兖州太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