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袁曹互谋(1 / 2)

晚上回到家的曹操就看见面带笑容的妻子,他当然知道是怎么回事,但仍不动声色的问“瑶儿为何今日如此愉悦”丁瑶笑眯眯的拉着他进了空间,有些期待的看着曹操“孟德,你靠近黑莲,看看有没有感觉。”

曹操无奈,装模作样的走到池子中央,手轻轻的触碰起如墨的黑莲。他顿时感觉到黑莲传来的欣喜和依恋,就如同见到父母的孩子。曹操知道这两朵莲花其实只不过是幼年期,即使有了神识,也仅仅保持在两三岁孩童的心智。

曹操安抚的向黑莲传递信息,然后黑莲很配合的放出一团黑色的雾气没入曹操的额头。丁瑶在一边松了口气,看来黑莲也认主了。她可不知道这一出是这一人一花搞得把戏。曹操早就得到了黑莲的传承,他神识比丁瑶还要凝实,得到的信息也更加全面。

其实曹操倒不是不想让丁瑶凝聚那两朵花,只不过他原先的打算是不告诉丁瑶,然后由自己在乱世的时候收集业力,等统一安定后,再让丁瑶去收集功德。曹操的计划绝对称的上保险,一旦这个计划成功了,丁瑶的空间定能凝聚出这两朵莲花,虽然时间要花的多一些。可惜曹操的好意被丁瑶不经意的举动打破了。

丁瑶见曹操没有多少兴奋之色,心意相连的她能够明白曹操对自己的担心。她走过去拉着他的手,踮起脚将唇印在了曹操的眉心。丁瑶笑的洒脱“我自然知道这两朵花不是那么好凝聚的,但是也不希望每一次都是你替我遮风挡雨。孟德,这不是我想要的,我的愿望是能和你并肩立笑傲江湖。”

的确,功德和业力起来似乎没什么,但其中的凶险却不为人知。业力是收集别人的,功德却是自己付出的。业力,集天下大凶,战场杀戮、人性贪婪、心底的恶念都可以转变成为业力。收集业力的人必须保持灵台清明,否则一旦被业力沾染心智永不翻身。

至于功德也不是好收集的,予人玫瑰手留余香是没错,但须知不是每一次好意都能换来感谢,也不是每一次给予都能促成好事。功德善事,尺度尚需掌握。在混沌初开之时,这四朵先天灵根均可称之为双刃剑,一旦稍有不慎便可能失足成恨。

曹操默然,丁瑶的心意让他十分感动,但是他枭雄的傲气和男人的责任让他总是第一时间冲在前面。即使丁瑶打算替他分担,曹操也暗下决心尽力保护她不让她受到伤害。

曹操加快了自家四州的发展,比如学堂、医馆、善堂之类的,为的就是能够收集到功德。只不过这些东西都是长期才能见效的,每天增长的功德其实并不多。曹操和丁瑶也没什么办法,现在天下都没有安定,很多事情都放不开手脚。

建安元年十月,曹操水军第一次出海,预计将要2个月后返程。曹操很是大方的给了水军周到的物资,比如水果蔬菜干、淡水、药品、航行军需品等等,他对自己水军的第一次出海也很重视,希望能够得到不错的收获。

青州,甘宁在甲板上,这艘曹军的第一只出海船舶十分巨大,与这个时代其他船只长得不太一样,木制大船却镀了一层铁皮。这是曹操根据唐朝、明朝等朝代的海船在和工匠研究数年后制作出的最为符合现下的船只了。甘宁显然也很满意和自豪,以前他只不过都是江河称霸,没想到能有驰骋大海的一刻。

岸边的周瑜等人目送着甘宁他们离开,如果这次能够成功返航,那么曹军的水军就能领先于诸侯。周瑜双眼晶亮,他也想看看主公提过的西边国家,还有什么三韩之类的,听那里的人和他们中原长的不同呢。周瑜虽不是武将,但却没有文人的迂腐,开疆扩土的雄心同样让他热血沸腾周瑜意识到或许自己的名字将在后人的历史中记录下光辉灿烂的一笔。

冀州袁绍府,郭图恭敬的给袁绍明最近其他诸侯的动态,当到发现曹军水军动态不明的时候稍微顿了顿,他看向袁绍“主公,我们的人没有查到曹军的去向,曹军实在太严密了,只能知道水军似乎出海了。”

袁绍眼中精芒一闪,略略沉吟看向下面文武“诸位以为这曹操究竟有何打算”自从袁绍数次在曹操面前吃了大亏和青州被曹操打下后,袁绍自大傲慢的性情居然慢慢的收敛了。或许是这一世的曹操太有威胁力了,袁绍已经意识到这个对手的强大和难缠。

袁绍皱眉不已,他最近一直在研究曹操的事迹,越是研究越是心惊。这曹孟德看似不显山露水,但实力却绝对高于他,单单是曹军情报都传不过来就让袁绍心中暗惊。他开始反思自己,才发现自己从诸侯讨董成为盟主后就开始骄傲自大了,最早信任有佳的田丰居然被自己给撵走了。袁绍懊悔过后连忙派人去寻却一直没有消息。

许攸想了想出列道“攸以为主公不必多虑,这曹操无非是故弄玄虚罢了,才建成一年的水军能成什么气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