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荆州之战九(1 / 2)

洛阳,曹操此次已经集结了十五万军队欲伐荆州,不过此次并不是他人亲征,而是把战事交给了他的长子曹昂。

曹昂就因为修仙缘故才华过人,加上这几年曹操让他分别从政和军队里的磨练更是让他日益成熟沉稳,不光和曹营上下众人关系融洽,处理军政也是得心应手。而曹营的众人也都默许这位未来的太子殿下的存在了,纷纷对曹昂的工作表示支持。

此次曹昂出征只带了曹洪和于禁,这两人攻守兼备拿下就混乱不堪岌岌可危的荆州并不困难。曹昂显然知道这是自家老爹再给自己刷战绩呢,欣然接受的同时也是暗暗感动,他绝不负大家的期望。

洛阳城外,大军旌旗招展,曹军将士整齐的列阵准备出征。曹昂一身戎装跨坐在骏马之上显得异常英武,原略显俊秀文质彬彬的气质也是变成了沉稳和大将之风。曹操欣慰的看着自己的大儿子,他的子修上一世早逝是他永久的痛,不过这一次历史改变了曹昂也变得更加优秀了。

比起曹操的欣慰和期待,一旁的丁瑶则是神色复杂,这是曹昂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领军,以前要么是型战役,要么就是曹昂为副将,像今天这样曹昂为主帅确实是第一次。丁瑶又再次清点了一遍储物戒指里的物品,才心情稍安的将戒指交还给了曹昂,这里面不光有粮草武器和药品军需,更是有她最新炼制的丹药和一颗净世白莲的莲子,有了这莲子只要不是头断心碎都能将命救回来。

曹昂没有计较丁瑶的絮叨和叮嘱,反而含笑着耐心回应,直到一旁的曹操忍无可忍的将爱人强制搂到一边,曹昂才有时间和自家老婆孩子道别。和丁瑶相比张莹莹就淡定多了,虽然也是眼眶微红十分不舍却没有丝毫的不愿,看来这姑娘真的十分信任曹昂的能力和事,反倒是她怀中的曹清哇的大哭了起来,似乎察觉到父亲的离别。

朝阳逐渐升起,冰冷的空气也渐渐染上了暖意,曹昂领着于禁和曹洪喝了践行酒,向曹操抱拳“孩儿拜别父亲母亲,三个月内誓破荆州凯旋而归”罢眉宇间透出一股豪情,一夹马腹,随着大军向远方行去。

建安三年十二月初,曹军正式向荆州宣战,曹昂领军势如破竹,不到半月直逼襄阳。刘表闻之大惊,遂命文聘召集二十万荆州人马与曹昂对峙。然而与此同时荆州南郡的蔡瑁以刘综之名响应曹军,面对双层夹击,刘表竟是一夜白头一病不起,而原被刘表派人监视的刘琦则终于趁此空隙脱困同时秘密和刘备联络,以图荆州之主的位置,而江东的另一位枭雄孙权似乎也不甘寂寞,在江夏一代蠢蠢欲动,十二月的荆州再次暗潮汹涌

空间内,丁瑶慵懒的靠在曹操的胸膛上,红润诱人的脸蛋和如水的双瞳都显示着她刚刚经历了某些少儿不宜的事情。她身上只穿了一件半透明的吊带裙,而曹操则是赤o着胸膛浑身只套了一条短裤。

丁瑶感觉到曹操下面又起的反应,几乎哀嚎出声,这是什么样的人啊尼玛姐姐费了那么大劲都没满足你丁瑶恶狠狠的瞪了曹操一眼,眼神中透着警告,身子更是往一边挪了挪。

曹操干笑了几声,表示自己很无辜,天地良心他只有对丁瑶的时候才这样好不好不过对于怀中人要离开自己怀里的举动十分不满,长臂一伸将人重新搂紧,不过害怕丁瑶炸毛的曹操没有再进一步的举动,而是转移话题道“子修此去已经半月了,前线战报显示他做的很好,荆州又有仲达和孔明在,照这个进度没准年前就能赶回来了。”

丁瑶来是要炸毛的,但听到曹昂的事果然就被转移了话题,但还是不满的推了推男人,见推不动才无奈的接口道“但愿如此吧,我给他备了白莲的莲子料想不会出什么问题。”

曹操暗自翻了个白眼,他前几天就见丁瑶忙着准备曹昂要带的东西,灵丹妙药更是毫不吝惜,怎么可能出什么意外不过,他的瑶儿还真是差别对待啊想起丁瑶对曹昂的无微不至,曹操即使身为父亲也不由心里冒酸水。

“孟德,过两天就是冲儿和节儿的生日,这俩家伙们因为最近忽略他们都不理我们了,真以为我会把他们的生日忘了”丁瑶想起这两天曹冲曹节撅着嘴的委屈样子,不由好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