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荆州之战十(1 / 2)

司马懿的兵马已经从南阳郡绕路向江陵的方向行进了,也算是和曹昂的兵马打个配合,一南一北形成包夹。况且江陵一带属于南郡是刘综的地盘也不怕有什么埋伏和危险。这也是为什么诸葛亮一心要往南而行的原因了。

司马懿的行程不慢,在荆州混乱群龙无首的情况下,即使刘备迅速到来扶持刘琦也并不能完全稳定大局,加上南郡蔡瑁刘综的帮助,可以司马懿一行人很快将兵线推向江陵一带,而早在几天前蔡瑁就已经上表曹操愿意献出南郡让司马懿接收。

然而是皆大欢喜的情况下司马懿今日的心情却不怎么好,他眉头微皱,并没有因为荆州南部的顺利而兴奋,一旁的马超不由撇嘴“仲达,你的眉头都快拧成褶了,到底何事让你如此担忧”

司马懿却没有理会马超而是又凝神思片刻,才缓缓道“恐怕子龙将军他们有麻烦了。”马超和曹仁都是一愣,他们并不知道刘备已经入驻荆州的事情,刘备和刘琦把消息锁死也是为了占些先机,就算曹操有灵鸟暗卫传信也无法十分顺利。

“仲达多虑了,且不子龙英雄了得,一身领远胜我等。但是诸葛军师的智计无双就定会化险为夷。”曹仁有些不以为然,他对自家兄弟的事是在了解不过了。

司马懿面色已经恢复平静了,他语气淡淡“那条卧龙死倒是没那么容易,不过成为困龙倒是十分可能不过不得要吃一番苦头了”到最后司马懿眼睛竟然略过一丝幸灾乐祸,当然这一丝情绪十分隐蔽,其他人都没有发现。

“我军已经腹背夹击襄阳郡,刘表更是病重,可是襄阳却没有哗变动乱反而安静的诡异,想来就是襄阳仅剩下的身为刘表长子刘琦的功劳了。不过以这位大公子的性子显然不可能有这番谋略,懿料想应该是刘备那厮又掺了一脚了。”见两人还是有些怀疑,司马懿不由解释道。

马超和曹仁面面相觑,脸上都有些紧张和凝重了,要知道他们此行能那么顺利诸葛亮在其中起到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而且来之前曹操曾经叮嘱过要安全将赵云和诸葛亮护送回曹营,如今听他们遇上了危险岂能不急

“仲达,如此奈何”曹仁沉声向司马懿问计,一旁的马超也是仔细聆听。

“无他,赶在刘琦之前找到子龙他们便可。那条卧龙应该会突围南下直奔江陵,只是来江陵岂是那么容易恐怕他们会受到层层拦阻,最终不得不钻入山林而去,若真是那样我们想找他们也不容易了不过这些都为时尚早,子孝,明日传令先不去江陵,改道返回襄阳,这一路上不定会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司马懿早已有了计较,当下将自己的想法了出来。

“传令下去,五更集合全军改道北行”曹仁唤来传令官,沉声下令道。

丑时刚过早上五点左右,但冬季的天色却依旧未曾放亮,襄阳南门城楼上执勤士兵们搓着冻红的手不停踱步,点了一夜的火堆也越来越,而换防的时辰也不过差半个时辰了。

“这该死的鬼天气”士兵甲打了个喷嚏,揉揉冻红的鼻头不由咒骂道。

“还有半个时辰换防,来这烤烤火吧,这大冷天的能有什么意外”士兵乙不以为然的教唆道,嘴上还不停的往手心哈着气。

士兵们三三两两扎堆在一起,就着尚未熄灭的篝火取暖,甚至还有人把手揣在怀里打起了盹。城防兵更是收了巡逻队准备换防的交接。城楼上静悄悄的,想要喝酒取暖的城防官却感觉脖子一凉,一抹刀光闪过将他的生命终结

距离换防的时间越来越近,城楼上的士兵甚至已经下了城楼,却听到一声沉闷的嘎吱声,封闭数日的襄阳南门开了

“怎么回事头儿怎么把城门开了”士兵甲疑惑的向士兵乙问道,从他这个角度只能看到自家上司一个渺的背影伫立在城楼上。

“不知道啊别是临时有命令吧”士兵乙也是一头雾水,然而就在士兵们怔愣着返回城楼询问的时候,数个身影却是骑马前后飞驰而出,当众人意识到出事准备关闭城门时,杀死城防官的凶手黑影就着关闭城门的前一刻奔出了襄阳。

“汝乃何人”赵云横着枪拦住了身后的两个追随者,语气有些警惕的问道。虽这两人开了城门间接的帮了他们赵云却不敢丝毫大意。

一身紧身衣的魏延没有理会赵云,而是扶着不停咳嗽的徐庶面带关切,当然他的身体已经紧绷做好了战斗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