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曹节逃家(1 / 2)

刘备加上孙权等于什么

答案是两只苍蝇

由于一直被曹操打压而困居一隅的孙家和刘备,如今即使再不情愿,也很难翻身了。可是这不代表他俩不搞动作,事实上,就算曹操拿下荆州并且逐步稳固,孙刘还是没有放弃对江夏等地的突袭和骚扰。

周瑜和徐庶在按岸边的塔楼上,一手撑着围栏,一手拿着望远镜往海面上张望。天色已经偏暗了,橘红色的夕阳几乎快被海平面吞没。海上于禁正指挥着船只打捞船只残骸和尸体,显然刚刚经过了一场型战役。

“不愧是公瑾,果然料事如神”徐庶半是赞叹半是无奈的道,赞叹是由于周瑜的先见之明而早早的布了防,让这孙家的过来偷袭烧粮的这一队全军覆没。无奈的则是这江东两只苍蝇实在是太讨厌了,真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他们似乎是明白无法阻挡曹军前进的脚步,于是不再正面迎击,而是想法设法拖延不让曹操更好的发展实力,这一招不可谓不恶心,这两个月来几乎每隔几天就有暗中从芦苇荡中欲偷偷潜行而来的敌方船只,净是做些偷鸡摸狗的事情。

当曹营弟兄们训练一天累的如同死狗般刚刚入睡时,对方会想法潜入军营看看能不能火烧粮草或者毁坏船只,还别一开始因为没有准备还真被他们成功了几次,虽然损失不大但却让周瑜和徐庶心生郁气。

周瑜听着徐庶半是自嘲半是赞叹的话语眼中也是流露出一丝恼火,他们最近被这些家伙们扰乱的都没有休息好,反而不得不提起全部心神,现在是没什么损失,等有损失就晚了啊不过权当对士兵的训练好了,周瑜想到这里内心稍安,最近将士们的应变能力和适应能力确实提高了一大截。

“呵呵,元直不必气恼,谅他们翻不出什么风浪”周瑜轻声安慰,他对于徐庶的能力自然认可,但徐庶终究缺少一些经验阅历,受挫便有些急躁,如此历练一番也是好事。

徐庶吐出一口郁气,他也知道自己是急躁了,可是没有办法控制啊无论是诸葛亮还是司马懿,异或是如今面前的周瑜,无一不才惊艳冠。就连曹丕结婚时候见到的陆逊,别看年龄最却也有一股名士风流。徐庶在这英雄才子辈出的曹营竟然生出了一股自卑

是的,就是自卑,他迫切的需要一场胜利或者一次成功来证明自己,同时让自己逆境成长独当一面。

“没有彻底的办法吗难道真的要打江东的时候才能出这口气”徐庶淡淡的想着,殊不知他的表情被周瑜完全看在眼里。

周瑜语气不急不缓“元直,真正要打江东恐怕还要一两年才能考虑,毕竟北方奉先他们和异族打的也很是艰苦。我军首先要解决外部四夷危机,再考虑拔出大汉剩下的残余势力。”

见徐庶若有所思,周瑜微微一笑“我知你是不甘寂寞了,不过主公过积水成渊,积土成山,任何成功都是由事做起而引发的,我亦觉得如今的烦闷也是一种磨砺和机会”他可不想让徐庶把信心磨没,而是想让徐庶尽快的进入一个合格智士的角色,因此好意提醒。

沉默片刻,徐庶重新抬起头,他的表情更加淡然除尘,仿佛放下了什么沉重的包袱,眉宇间的自信和成竹于心又重新回来了。徐庶冲着周瑜深深一揖,语带感激“公瑾,多谢”

洛阳,曹操拿着周瑜的信件看罢递给了谋士团,一张坚毅的脸庞仍然只是挂着淡淡的笑容,没有丝毫变化“奉孝,你怎么看”

郭嘉沉吟片刻,却是怪叫一声道“要恭喜主公再得一名贤臣了公瑾此次可是功不可没。恩,不过嘉也是传信有功,理应奖赏。就奖励郭某十坛美酒便好”

众人默,嘴角却集体抽搐,果然是浪子啊,对他寄予希望能正经根就是不可能的不过众人却没有发现曹操的眼神看着他们露出一丝无奈,紧接着向郭嘉投去赞赏的一眼。

没错,刚刚的一幕确实是郭嘉和曹操自编自导的,或者是默契配合比较合适。自从曹操突破地仙,接着消灭莱斯特,再到前不久突破天仙,也许是这一段时间事情太过离奇,曹操感觉到曹营众人对他的情感竟然多了一丝敬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