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幽州定计(1 / 2)

第二日,曹操神清气爽的来到议事厅,桌上已经放着谋士们昨晚苦思冥想的作业了。看看一个个顶着熊猫眼、目露不平哀怨的自家谋士,曹操即使脸皮再厚也不由有些尴尬。他苦笑着摸着脖颈的一处,也是众人诡异视线集中的一处。

那是一处清晰的齿痕,整齐的两排牙印明了牙齿主人的牙口健康,同时也明了其下口之重,没看到都紫红色了吗,明显曾经被咬出血了

曹操摸了摸还有些刺痛的齿痕,苦笑的自认倒霉,他可不敢埋怨丁瑶口下不留情,只因昨晚确实是太放纵了,竟然做了整整半夜直到卯时之前才从累得差点死去的丁瑶体内退出,而他家瑶儿果然炸毛,在昏睡前用尽全身力气在他脖颈上留下了一个明显的标记。

曹操看着不时偷瞄自己的文武们不由轻咳一声,乃们不要太过分了然而接收到自家主公威胁信号后,无良的谋士们却并没有收敛,反而更加明目张胆的窃笑起来,郭嘉这厮更是脖子伸的老长,就差近距离研究一下齿痕的大了。

“全给我滚回家休息”忍无可忍的曹操终于暴走,你们那困的不行却不停看齿痕然后明显精神一些是神马意思合着他成了提神的笑料了吗曹操大手一挥给谋士们放了假,这帮家伙还是不要在他眼前晃悠比较好。

“主公英明”郭嘉迅速抽出塞在桌子下的袋子,然后一溜烟的冲出大门不见了踪影。而其他贾诩程昱等人也慢悠悠的告了声辞然后打着哈欠出了门,只剩下如君子的荀彧冲着曹操歉意一笑然后也潇洒的扬长而去。

“这些家伙”曹操笑着摇摇头,他也知道昨晚这些人肯定没怎么睡,他性就给他们放了天假。曹操拿起厚厚一沓的战略策划开始细细的读了起来。

直到日落西山,屋子里全是橘红色的光芒时,曹操才把所有的战略计划全部看完,他长呼了一口气,饶是以他天仙的修为也不由习惯性的起身舒展一体,时间的流逝更是让他意识到自己连午饭也不曾吃。

“看来我还真是越来越不适合这种生活了”曹操自语道,随即他的视线落到了桌子上打开的便当上,尽管已经晾了一天却诡异的依旧冒着热气。他哪里还不知道这一定是丁瑶做好放在他桌上的,曹操心中一暖,对琴瑟和鸣闲云野鹤的日子更加向往。

众人的战略计划都被曹操做了批注,显然是经过反复推敲写的一些建议,大部分还是建议逐步分化异族来达到攘外的结果,当然也有个例,比如郭嘉主张险中求富贵,与其耗时数年乃至数十年打仗不如一打尽。这厮的计划一向诡异惊险,曹操便把它放在一旁暂不理会,他自知还没有四方同时作战的实力。

荀攸和贾诩是诸葛亮和郭嘉的结合体,建议先观察北方乌桓的战况再决定下一步打算,司马懿则是剑走偏锋决定先对西北的羌人和东北乌桓鲜卑这两支最强异族开刀,然后再慢慢包围内部异族势力,同时吞并益州、江东等剩下区域。

曹操对于司马懿的建议有些动心,让他用郭嘉的方法有些太险,可其他人的方法又时间太长,倒不如先对羌人和乌桓开战,两线作战还是可以的。不过这一切的首要条件都是确保幽州的吕布等人在战争中立于不败之地。

乌桓王帐,年过不惑的蹋顿倚在鹿皮靠垫上,一边把玩着怀里美人的酥胸,一边听着手下的汇报,他神色渐渐凝重,吕布的强大绝对出乎他的意料,多次作战近半以上都是靠近他们的有利地势,然而结果却是吕布略胜一筹。

上一场战争他得了高人指导布下暗箭伤了吕布,同时散布谣言意图分化曹军的士气,哪想到对方不过三天却又生龙活虎起来。蹋顿不由怀疑,当时满身是血虚弱狼狈的人真的是吕奉先吗

“国师现在何处”蹋顿威严的道,这个神秘的国师是他战胜曹军的全部希望了。

“这回禀大王,国师大帐突然空无一物,国师更是今日未回”地下士兵战战兢兢的回答道,但紧接着却见感到胸口一痛,意识完全消失。

蹋顿拔出士兵身上的剑,一对眉毛立起显然已是暴怒,杀了士兵完全是迁怒其不早点告诉他,他低吼的咒骂了几句,一脚将战战兢兢跌坐在地上的美人踹出去老远,又砸碎了平日十分喜爱的茶具才消了几分怒火。

“哼狡猾的汉人,不用你我乌桓王朝也能得胜,待我杀了吕布攻进洛阳,定要让你后悔今日的短视”蹋顿狠狠地咒骂道,但心里却没什么谱,他皱着眉提笔写了一封信唤人进来道“你且去高柳今山西阳高县送与拓跋力微酋长,让他派兵相助我等”

如果丁瑶在这里他就会大笑不止,这乌桓鲜卑,一个叫力微,一个叫蹋顿字典里有跌倒的意思,要是能赢就怪了所以古代人起名字真的很神奇,可见名字神马的不能瞎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