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曹昂归来(1 / 2)

曹昂还没有到洛阳城,远远地就看到城门口一片人。凭借他过人的目力,一眼就看到曹操、丁瑶、张莹莹等人,直到这个时候,曹昂才感觉到内心完全放松了下来,近半年的征战后终于感到了久违的温馨。

曹昂一马当先,身侧跟着曹洪和于禁,这两个人相比而言就没有那么多感慨了,毕竟久经沙场已经成了他们的家常便饭。但是归来的曹军将士每人脸上都洋溢着自豪和兴奋之色,这场荆州之役的大捷必定会受到曹丞相的封赏。

曹操和丁瑶两人在正前面,身后是曹丕、曹彰、张莹莹等人,其他的便是此次归来曹营其他将士的亲属了。至于跟来的郭嘉、荀彧和荀攸好吧,荀彧是来盘点荆州事务的、荀攸是安排伤员处理琐事的,郭嘉这厮是来看热闹的

渡过劫的曹操外貌上并没有什么变化,但气质却是焕然一新,如果的玄一点,现在的曹操就是那种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阶段了。他往那里一仿佛与周围的空间融为一体,十分契合,但偏偏周围的人却无法忽视他,不由被他独特出尘的气质所吸引。

这种变化不是和他相熟的人是感觉不到的,但多日不见曹操的郭嘉等人却是暗中瞟了曹操好几眼,显然这几个奇佐智士已经发现了他的变化。发现曹操变化的还有下马后飞奔而来的曹昂,他一眼看出了自家老爹身上那种不清道不明的感觉了,连元婴后期的自己也感到一种心悸。

曹昂双膝跪地给曹操丁瑶磕了三个响头,然后起身对着妻子和几个弟弟点头示意后便指挥着大军配合荀彧荀攸的工作。曹洪和于禁同样也是和家人简单的交代了几句便加入了工作,直到1个多时辰后荀彧冲着曹操有些疲惫的点了点头。

曹操会意“兄弟们辛苦了,今天都回家好好休息吧,明天午后会按功封赏,至于三品以上官员明日卯时丞相府议事”曹操的声音不大,在场的人数更是超过5万,却如同在每个人耳边响起,军队里校尉以上的武将面露骇色,心中对曹操涌上了无上的敬畏就连曹洪和于禁都是惊讶的看了曹操一眼,隐约明白自家主公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

曹昂示意校尉以上将领把部队带回军营解散,自己则终于松了口气走到了曹操等人身边。

“辛苦了瘦了不少,回家,你娘可是给你做了不少你爱吃的菜”曹操拍了拍大儿子的肩膀,一晃二十余年,曹昂的个子竟是比他这个做父亲的还要高了。不知道为什么,这次渡劫后他对于权势利禄越来越不在意了,性子似乎也内敛恬淡了许多。

曹昂重重的点了点头,却不动声色给曹丕传音“子恒,父亲怎么感觉不大对劲”曹操一向扮演的都是深沉严厉的父爱,今天这慈父形象到底是闹哪样

曹丕一向冷清的脸庞有了一瞬间的扭曲,自家父亲大人自从渡劫后似乎更加腹黑,虽然不摆什么严父威严了,可是却学会了笑面虎软刀子曹丕决定不告诉自家大哥,有些事情必须要靠亲身经历去悟才行啊不得不曹丕乃是想要让曹昂有难同当不

曹昂没有错过曹丕嘴角的那一瞬间抽搐,越加感觉事情的不对劲了。但是深知这个弟弟暗黑的他决定曲线救国“子文,父亲最近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曹彰最近也被曹操涮了好几次,要搁平日早就给曹昂吐槽抱怨了,可是这一次他却抑制住了自己的嘴,曹彰想起刚刚曹丕给他的传音管好你的嘴不然不由打了个哆嗦,可是抬起头又看到自家大哥善良异常的笑容腿肚子又是抖了抖,神啊,为神马让我曹子文有这样两个兄长啊啊啊

曹彰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他决定话一半“不到两个月前,父亲的天劫到了,还是九重神劫”

曹昂果然没再问什么,而是脸色一变,没想到他在荆州的时候居然发生了这个事情。不过看曹操丁瑶好好地就知道肯定是成功渡劫了,曹昂有些庆幸的吐了口气,但心里却也有些恼火这么大的事情都不告诉他要是有个万一岂不是大不孝

“怕你分心罢了”曹丕淡淡的道,眼神深处透出一丝关切,他这个人即使关心兄弟也非要那么别扭。

回到家里,曹昂也就不纠结了,满桌的菜、可爱的女儿、温柔的妻子和家人无一不让他内心柔软,当然他还是详细传音问了问曹操渡劫的情况才罢休。曹植曹冲三个豆老老实实的吃饭,看到爱吃的菜也没用法术隔空摄取过来,虽然但是他们知道修炼的事情是不能让其他人看到的,包括张莹莹这个嫂子。

曹操敲击着桌子,挂着淡淡的笑意看着底下文武的互动,这次会议主要是庆功和汇报,因此气氛比较欢快,他也不会计较一些无伤大雅的举动了。

献俘也是其中的一项,这其中就有蔡瑁、蒯良、文聘等几个荆州重臣,他们于情于理都必须拜见曹操这位新的荆州之主并且请求他的宽恕,当然刘协这位傀儡天子就自动忽略了。

曹操笑眯眯的给几个人看座,事实上在来洛阳之前荆州也就不存在俘虏了,这些人都是识趣之人,自是明白应该归顺,文聘即便有些傲气也不敢拿乔。开玩笑,曹操可不是刘表,麾下哪个不是精兵强将,自己要真是卖弄能力被曹操一气之下斩了可就没地方哭了。

曹操也没怎么动荆州的配置,但却决定回头把周瑜调到荆州一段,虽然刘表的水军也不是很弱,可离曹军还差的远。再这蔡瑁也需要再打磨一下了,周瑜绝对就能当这个磨刀石。

此次回朝赵云诸葛亮司马懿等人并没有回来,荆南蔡瑁一走就必须有人盯着,那里离江东太近,要是刘备孙权再出什么幺蛾子就不好办了,他们在江夏一是防着孙刘,二也是整顿荆州等曹操派水军都督过来也就可以走了。

曹操很快论功行赏,金银官位爵位都一一封赏,战死的将士也是命人发抚恤金抚慰军属,更是命人在荆州修建纪念碑把烈士的名字刻上去。这个也是曹营的传统,几乎每个州被攻下后都会建纪念碑刻上烈士的名字。

荆州诸事处理完后蔡瑁等人也就下去了,留在议事厅的也就是真正的曹操心腹了,曹操的表情也变得更加柔和了一点,对于一直跟着自己鞠躬尽瘁的兄弟们他还真是感情很深。

“孟德,还好你无事但作为主公下次万不可冒险”话的是夏侯惇,他和曹操感情极深,从两三岁起就一块长大,上次的事虽然他最终默认了但心里仍然是耿耿于怀。

曹操笑着应了,这渡劫的事情别人还真没法帮他干

“主公,末将看你的武功修为似乎又精进了一些”关羽犹豫片刻,还是忍不住问道。他自从去了豫州以后可是不常见曹操了,这次来也是为了确认曹操无事,却发现曹操身上的气息让他内心战栗,故此疑问。

“略有精进,回头你们每个人拿瓶药酒再走,你们嫂子新酿的酒对武将修为提升极有帮助,就算是文人也可以加强身体素质。”曹操笑呵呵道,渡劫后他底气自然足了不少,渡劫时被击碎的一些灵药灵植都被丁瑶废物利用稀释后制成了药酒,对于凡人来讲绝对称得上灵丹妙药了。